齐大非偶的女主角:才色双绝,和哥哥通奸,害死丈夫

时间:2019-08-08 来源:www.dgxunda.com

?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春秋小剧场

  周六更新 | 作者陈华

  她是闻名春秋的绝色才女,父亲是齐国君主,哥哥是齐国君主,弟弟是齐国君主,丈夫是鲁国君主,儿子是鲁国君主,本来可以无比光鲜的人生,却被她过成了一团乱麻。哥哥成了情人,丈夫成了死人,世上还有比这个更乱的人生吗?她就是与姐姐宣姜齐名、引来后人无数话题的春秋美女文姜。

  

  场景一:临淄,齐国宫中,宫人们喜气洋洋,如同中了头彩一样。齐僖公姜禄甫又得了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先秦国君子女统称公子,本文为了区分称其为公主),正欢天喜地地派发红包了。

  齐僖公是个女儿控,不满足只有一个漂亮女儿,总想着好事成双,结果,姜太公保佑,人到中年的他又抱上了个乖宝宝,能不高兴得到处烧钱吗?

  话外音:小女儿在宫里幸福成长,不仅出落的颜如舜华、眼似秋波,而且天资聪慧、才思敏捷。

  

  齐僖公看着女儿,常笑得合不拢嘴,他把全部的父爱都给了小女儿,也让小女儿变成了任性自为的刁蛮公主(先秦贵族女子只称姓,不言名,为示区别,多以其夫谥加于姓前,女主称文姜,既有对其文采斐然的赞誉,更有对其不守妇道的讽喻,要不然,她应称桓姜)。

  场景二:这些天,齐僖公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直在发愁孩子的婚事。听说齐国公主待嫁的消息后,列国王孙公子都来提亲。对这些人,要么是女儿不对眼,要么是父亲看不上。女儿的婚事总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地拖着,齐僖公真得很着急。

  近臣建议不妨考虑一下,不久前率军帮助齐国抗击戎狄的大帅哥、郑国世子忽。齐僖公大喜,忙和女儿说了此事,连声夸赞世子如何俊朗英勇,郑国如何蒸蒸日上,终于说得文姜芳心大动。

  能说会道的齐国媒臣这回却吃了瘪,姬忽打一了句流传千古的官腔“齐大非偶”,生生拒绝了齐侯的美意,这让满心欢喜的少女很受伤。

  话外音:侍臣问忽:“听说追求文姜的人都排到临淄城外了,齐侯都没看上,唯独看上世子,世子为何拒绝与强齐联姻呢?”忽答:“听说,文姜任性胡为,和齐国太子有私,我是个有洁癖的人,如何能够忍受呢?”侍臣无语,暗叹姬忽太过短视。

  场景三:“啪”,正在宫中养伤的文姜将一面平时照了又照的铜镜摔在地上,宫女吓得连忙拾起。

  “谁在惹妹妹生气啊,说出来,为兄替你收拾他!”宫女见世子诸儿笑吟吟地走进公主寝宫,忙知趣地敛衽退出。

  文姜见了丰神俊朗的哥哥,想起拒婚的郑忽,不觉益怒。

  诸儿也不计较,竟自上前,拉着文姜的玉手笑道:“郑忽不解风情,嫁了恐也无趣,妹妹何必生气!”

  文姜气道:“哥哥说得轻巧,妹妹好不容易看上忽,却被他‘忽’视,妹妹真的那么不讨人喜欢吗?”

  诸儿听了,上前搂住文姜说:“谁说的,哥哥我喜欢得紧呢!”

  话外音:“这个孽子,怎么能如此胡为?”听了宫人的小报告,齐僖公很伤心,也很生气,决定抓紧处理好儿女的婚事。他派人去宋国为诸儿下聘,又痛快地答应了鲁国的请求。然后,齐国开始举国忙活公子公主的婚事,至于文姜发出“我不嫁姬允”的呼声直接被忽视了。

  场景四:公元前709年,齐鲁边境,彩旗飘扬、人欢马嘶。

  

  鲁国的迎亲使不解地对齐国送亲使说:“贵国的世子怎么也来送亲呢?按规矩,诸侯嫁女,只须下卿送亲即可,哪里敢劳动世子大驾?”

  齐使呐呐地说:“世子兄妹情深,你懂得!”鲁使无奈,只好退到一边,冷眼旁观诸儿与文姜依依不舍、含情脉脉地话别,心里却在担心国君帽子的颜色。

  话外音:曲阜,鲁宫射圃。“世子好箭法!”看着儿子姬同张弓射箭的丰采,嫁为人妇多年的文姜不觉有点痴了,竟然觉得这个孩子与他的舅舅真的很像,都是那么仪表堂堂、帅气可人。

  场景五:公元前694年,鲁国后宫之中,文姜对丈夫鲁桓公姬允死缠烂打,非要陪着他去齐国探亲。

  

  原来,鲁国摊上了一件王差,齐襄公诸儿从宋国娶的夫人过世了,又与周王室联姻。周王姬下嫁,按照当时礼制,应该先到一个同姓诸侯国暂居,并由同姓诸侯送亲。周王室将这个差使派给了鲁国,身为周公后裔、东方礼仪代言人的鲁桓公自然是送亲使的不二人选。

  文姜闻讯后就想借机回国,好看看朝思暮想的诸儿哥哥。

  话外音:夜深了,文姜望着窗外的圆月出神。“月儿啊,我好羡慕你总有圆的时候,我与诸儿哥哥何时能团圆呢?”想着想着,文姜不禁吟道:“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场景六:鲁桓公护送着周王姬进了齐宫,礼成之后,回到驿馆,却发现夫人文姜不见了。

  鲁桓公问侍者,侍者回答:“夫人进宫去看出嫁前的闺蜜了,特意交待说,她可能要在宫里呆上几天,请君上没事就在临淄逛逛吧!”

  “什么,夫人竟然让寡人独守空房,真是岂有此理?”

  这时,桓公的近侍悄悄对主人说:“小臣素闻夫人和齐侯关系非同一般,如今夫人逗留齐宫,莫非~~”看到近侍欲言又止的样子,鲁桓公的眉头皱紧了。

  

  话外音:鲁桓公眼前浮现出文姜听到自己同意她陪同赴齐的要求时的样子,那真是眼角眉梢都充满了笑意,像个思春的少女一样,自己与她结婚十多年了,都生了俩娃儿了,几时见过文姜如此模样。当时自己还傻傻地陪着笑,简直跟周幽王哄褒姒一样。现在想来,真有大有蹊跷。

  可是,鲁桓公转念一想,自己身在齐国,齐强鲁弱,不便发作。于是,鲁桓公打发侍者去齐宫催促文姜。

  场景七:“你说什么,你还没呆够,还要陪连妃呆几天。你别以为寡人什么都不知道,连妃素来不为齐侯所喜,你陪她作甚?”鲁桓公气哼哼地说。

  文姜哪里肯听,只是说:“当年连妃对妾照顾颇多,好不容易回来,妾多陪她几天,如何不可?夫君若是惦记鲁国,不若你自己先回!”

  鲁桓公反问道:“你果真是去陪连妃,不是去见你的诸儿哥哥吗?”

  文姜粉面一红,随即强辩:“夫君说哪里话?妾是你们鲁国的媳妇,怎能不晓周礼。妾只是陪连妃!”

  鲁桓公刚想说“鬼才信”,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话外音:齐国后宫,文姜与哥哥四目相对。

  “哥哥,姬允怀疑我了,我恐怕在齐国呆不下去啦,我得回去了,毕竟那里有我的丈夫和儿子!”

  诸儿搂紧文姜,恨恨地说:“姬允占有你那么多年,竟然舍不得让我们兄妹相会几日,真是可恨!寡人是大国之君,岂能容他夺我所爱!”

  文姜嘟哝道:“哥哥新尚王姬,青春年少,如何还看得上妹妹?”

  诸儿戏谑道:“寡人纵有万千妃子,对妹妹也是万千宠爱在一身!”

  场景八:“来来来,今日寡人为鲁侯践行,不醉不归。希望齐鲁友谊如滔滔河水,连绵不绝!”齐襄公说完,向齐国臣子们使了个眼色,众臣会意,都围着鲁桓公敬酒。

  

  鲁桓公想着终于可以离开让自己帽子发绿的齐国,不觉松了口气,于是放开心怀喝了起来。

  望着烂醉如泥的鲁桓公,齐襄公命令力士彭生,将鲁侯送上车去。早就明白国君意思的彭生,伸出大手抓起鲁桓公就向车驾走去,鲁国侍卫刚想上前帮忙,彭生用力尽数推开。

  鲁国车驾行了一日,近侍也不见鲁桓公吩咐,忙上车去瞧,只见自己的国君口中喷血、肋骨折断,早死多时啦。鲁国人怒气冲冲地折回齐国,找襄公评理。襄公只得下令将彭生处死赔罪,彭生临死前大骂不已。

  话外音:位于齐国边境的禚地,风景秀丽,房舍俨然。

  齐襄公与文姜公然私会,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七年后,齐襄公被武装的吃瓜群众给灭了,文姜在失去丈夫后,又失去了情哥哥,真的不好意思回国了,从此长留禚地,和儿子鲁庄公姬同天各一方。

  

  这时,文姜的才华真正显露出来,她给儿子提了不少治国良策,让儿子多了一位贤外助。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好文推荐☆

  一个严肃的问题:印度的疾病与医疗发展史

  历史课没告诉你的:孝文帝迁都前,发生了什么?

  江浙沪曾经的老大扬州,是如何走向衰落的?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