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亩旱田述说新疆屯田的历史,描绘出田园的多彩

时间:2019-08-09 来源:www.dgxunda.com



  原创图说新疆沈桥3天前我要分享

  农历小暑节气将至,新疆吉木萨尔县东天山脚下的万亩旱田小麦初黄、鹰嘴豆油绿、油菜花盛开,色彩分明的分布在山前起伏的丘陵之间,犹如天然“颜料”绘就的一幅美轮美奂的“油画”,装点着壮美的天山。几位正在鹰嘴豆田地里中耕除草,小暑时节正是加强田间管理法的农忙节气。一座古墓裸露着石片夹在田埂之间,述说着新疆屯田的历史。

  吉木萨尔县位于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东南缘。这里的旱田与邻近的奇台、木垒等县的旱田紧密相连,不仅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长卷,也是农作物主要生产基地。与平原中的农田不同,旱田多坐落在山前的丘陵地带,当地农民依地势种植小麦、大麦、豌豆、鹰嘴豆等各种适合当地气候条件生长的农作物。充沛的雨量、湿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壤,无需浇灌的旱田,即使在大旱之年,也能满足农作物生长的需要,成为当地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被誉为当地的“粮仓”。

  新疆有着种植旱田的悠久历史,汉代随着西域都护府的建立,开始了对西域广大地区的控制,并在天山南北开始屯田,贞观十四年(640),唐政府在今吉木萨尔县境内设立庭州,辖东至蒲类海(巴里坤湖),西至石漆河(精河),北临沙漠,南依天山的广大区域,为增强军事防御力量,升庭州为北庭都护府。清隆三十二年(1767),清政府在今天的吉木萨尔设屯田绿营兵775人,屯田2万亩。依山开垦的旱田是历代军队军粮重要的种植地,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耕作历史。

  

  千百年来,种植旱田的各族农民流传着这样的民谣:种旱田能发财呢,也会饿肚子呢……,这是粮农们的经验总结,旱田,靠天吃饭,无需用水来浇灌,新疆北部沿天山一带冬暖夏凉,雨水丰沛,十年九收,一旦遭遇极端干旱天气,也会因为绝收饿肚子的。吉木萨尔等地的天山脚下丘陵地区,雨水丰沛,适宜种植小麦、大麦、鹰嘴豆等作物,当地农民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在这里的坡坡、谷谷、沟沟、岔岔,种麦收粮、种豆得豆。

  夕阳西下,多彩的旱田被抹上一层浓郁,微风中摇摆的麦穗颗颗饱满,跳跃着丰收的音符。田埂间古墓上裸露的石片被夕阳撒上了温暖的色彩,不再冰冷。远处车师古道已被柏油铺成,高大的白杨树把长长的影子投影在了柏油路上,汽车、摩托车、拖拉机的马达声淹没了昔日的马蹄和驼铃声,炊烟从山间一栋栋的老房子上飘起,召唤着暮归的家人。

  

  小麦、大麦成熟了,紧接着鹰嘴豆等庄家也进入了收获期。一年的辛苦化作饱满的果实。在收割机的轰鸣中、在古老的大钐镰的挥洒之下,收获的盈实。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农历小暑节气将至,新疆吉木萨尔县东天山脚下的万亩旱田小麦初黄、鹰嘴豆油绿、油菜花盛开,色彩分明的分布在山前起伏的丘陵之间,犹如天然“颜料”绘就的一幅美轮美奂的“油画”,装点着壮美的天山。几位正在鹰嘴豆田地里中耕除草,小暑时节正是加强田间管理法的农忙节气。一座古墓裸露着石片夹在田埂之间,述说着新疆屯田的历史。

  吉木萨尔县位于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东南缘。这里的旱田与邻近的奇台、木垒等县的旱田紧密相连,不仅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长卷,也是农作物主要生产基地。与平原中的农田不同,旱田多坐落在山前的丘陵地带,当地农民依地势种植小麦、大麦、豌豆、鹰嘴豆等各种适合当地气候条件生长的农作物。充沛的雨量、湿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壤,无需浇灌的旱田,即使在大旱之年,也能满足农作物生长的需要,成为当地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被誉为当地的“粮仓”。

  新疆有着种植旱田的悠久历史,汉代随着西域都护府的建立,开始了对西域广大地区的控制,并在天山南北开始屯田,贞观十四年(640),唐政府在今吉木萨尔县境内设立庭州,辖东至蒲类海(巴里坤湖),西至石漆河(精河),北临沙漠,南依天山的广大区域,为增强军事防御力量,升庭州为北庭都护府。清隆三十二年(1767),清政府在今天的吉木萨尔设屯田绿营兵775人,屯田2万亩。依山开垦的旱田是历代军队军粮重要的种植地,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耕作历史。

  

  千百年来,种植旱田的各族农民流传着这样的民谣:种旱田能发财呢,也会饿肚子呢……,这是粮农们的经验总结,旱田,靠天吃饭,无需用水来浇灌,新疆北部沿天山一带冬暖夏凉,雨水丰沛,十年九收,一旦遭遇极端干旱天气,也会因为绝收饿肚子的。吉木萨尔等地的天山脚下丘陵地区,雨水丰沛,适宜种植小麦、大麦、鹰嘴豆等作物,当地农民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在这里的坡坡、谷谷、沟沟、岔岔,种麦收粮、种豆得豆。

  夕阳西下,多彩的旱田被抹上一层浓郁,微风中摇摆的麦穗颗颗饱满,跳跃着丰收的音符。田埂间古墓上裸露的石片被夕阳撒上了温暖的色彩,不再冰冷。远处车师古道已被柏油铺成,高大的白杨树把长长的影子投影在了柏油路上,汽车、摩托车、拖拉机的马达声淹没了昔日的马蹄和驼铃声,炊烟从山间一栋栋的老房子上飘起,召唤着暮归的家人。

  

  小麦、大麦成熟了,紧接着鹰嘴豆等庄家也进入了收获期。一年的辛苦化作饱满的果实。在收割机的轰鸣中、在古老的大钐镰的挥洒之下,收获的盈实。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