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德的虚幻

时间:2019-08-11 来源:www.dgxunda.com

?

? ? ? 该赠给我的美德的唯一酬赏,乃是我的美德的最后一刹那。初读只觉灵妙,不解深意,恰逢今日时机重又映入眼帘,才略知真意。想想还是自己没经历过这些所谓的磨难,也就是仍旧幼稚不肯开脱,尚且对此世抱有希望。果然经验这种东西来自书上的也就是浓缩精炼的话语,其中饱满的辛酸是看不见的,也许有人天资聪颖,一眼就能够看穿,作者言语中流出的无奈和感叹。但是像我这种愚笨的人非得头铁撞上一撞才肯说:“唉,这确实撞不动。”

? ? ? 不知道该夸自己一句可爱,还是该骂自己一句愚昧。总是狠不下心对自己的心态进行批判,三省吾身,省来省去也只是自己不对,但是脑袋里的小人可得站出来说话:“你就活一世,都是你的错?干嘛对自己这么刻薄?别人的错为什么需要你自己反省?”看,一旦话题行进到这,就再难以往下进行了,你看都已经说道这份上了,我还能怪自己吗?似乎那个小人还没说完,末了又补上一句“大家都是孜身一人来世上,干嘛不对自己好一点呢?”闹一大脸红,想想还真是这样的,说的着实在理,然后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忍受各种各样的屈辱,却敢怒不敢言?不是说好的要对自己好点,怎的又敢怒不敢言?真是奇怪。

? ? ? 他们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况且哪有那么明确的对错,都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上,谁都是对的。那么怄气算什么,你发怒又算什么?虚荣心这时候会乘虚而入,就在你失去耐心和脾气的时候,一鼓作气出来溜达溜达了。“发了火,生了气,日子还是得继续,老脸往哪搁,再怎么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呢还?”于是想想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是不应该发火、闹脾气、失去性子,要改!前面说的是对的,后面说的也是对的,可憋屈死了!

美德不会赞赏任何人,因为美德只会赞赏那些失去美德的人,他们才是获利者。心底里潜存的一个想法——世界还是值得期待的。从根本上而言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变相褒奖,什么值得期待?值得期待的是自己获利的欲望。这才是隐藏在背后的动机!正真导致忍受一切不公平的原罪。希望通过此时的罪责,在将来某一天获得得上天堂的后世,这就是宗教;希望通过的此时的磨难,在日后获得“福祸相依”的酬劳,这就是道教;以此类推......哲学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苦难。明知道这个道理却不去践行,这才是你犯的最大的错误。看了那么多书,也算是白看了。

? ? ? 要是还没有建立漠视一切的淡然心态,总有一天会活活气死在路上。这些人、这些事有什么值得你眷念的?没有,这是事实,毋欲毋求才是对待这世界的手段和方法,值得唾弃的愚蠢和高傲,但凡说的上来的种种情绪,都是对世界期待的佐证,人不一定要胜天,更何况人......。人只需要自己立起来,立起来就是对的,否定才是世界中心永恒的骗局,可惜在这样的泥沼中愈陷愈深的我,也只有慢慢退出来,才能不至于被最后的酬赏所吸引。

如何保持自身时时刻刻注意那些肯定意义的事情才是最大的麻烦,我们会注意自身最微小的不适点,但是也最容易忽视肯定的地方。本就充满否定的世界,确实让人容易忘却肯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要是因为跑步扭伤了脚,你的全部注意力都是集中在此,不会想到你还有完整的手。所以负面情绪的积累来自否定,肯定意义的事物消除不了,那么通过比谁更惨烈的方式能否消除你心里的阴郁,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何况本就不适还相互比惨,未免太惨。

? ? ? 目光遇到的地方净是悲惨,能做的也就是淡然处置罢了。世界是苦难的佐证,例证周围都是,没必要一一例举,奇怪是人竟然能够做到每天经受同种的磨难还能生出历久弥新之感。这应该也是为什么人能够包容无尽苦难的原因了吧,嘴里嘀咕、叫嚣着反抗一切,夜晚暮光来临的时候,睡意冲淡了仇恨、叛逆与不满,层层递减之后就成了新生。然后周而复始,新鲜的空气雨露,凝结成又一个饱满的果实,足以抗衰老和饥饿。最本质的都抵抗的下来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承受不了的?幸而人类只有短短的时日,不然世间最大的悲哀就成了——人能永生不死。

? ? ? 真正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都已经消除了这个世界上给他们带来的重重枷锁,享乐是骗局、磨难是生活,能够决定自己何时何地死去是上帝对人类唯一的恩赐!他们昂首挺胸,步入永恒的殿堂,毋须留下痕迹,世人的愚笨已经提不起他们想要劝化的心绪,说到底也只能让他们自己愈加超脱。人类不过是他们的种族,人们才是他们交谈的对象!这种交谈越过时空,人类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没有应答的呼喊能够激发他们灼热的心胸,抑郁不住自己的泪光,用颤抖的嗓音和手臂感谢那些沉默不语的人们。哈代说“世间最痛苦的就是呼唤者与被呼唤者很少应答。”正是这种被呼唤者的沉默才不会影响呼唤者的心态。他们会中途放弃,也有的会一直呼唤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也成了被呼唤的对象,时间长河中相互呼唤的人立起来人类前进的明灯。

96

猫扑早安

2019.08.07 07:25

字数 1878

? ? ? 该赠给我的美德的唯一酬赏,乃是我的美德的最后一刹那。初读只觉灵妙,不解深意,恰逢今日时机重又映入眼帘,才略知真意。想想还是自己没经历过这些所谓的磨难,也就是仍旧幼稚不肯开脱,尚且对此世抱有希望。果然经验这种东西来自书上的也就是浓缩精炼的话语,其中饱满的辛酸是看不见的,也许有人天资聪颖,一眼就能够看穿,作者言语中流出的无奈和感叹。但是像我这种愚笨的人非得头铁撞上一撞才肯说:“唉,这确实撞不动。”

? ? ? 不知道该夸自己一句可爱,还是该骂自己一句愚昧。总是狠不下心对自己的心态进行批判,三省吾身,省来省去也只是自己不对,但是脑袋里的小人可得站出来说话:“你就活一世,都是你的错?干嘛对自己这么刻薄?别人的错为什么需要你自己反省?”看,一旦话题行进到这,就再难以往下进行了,你看都已经说道这份上了,我还能怪自己吗?似乎那个小人还没说完,末了又补上一句“大家都是孜身一人来世上,干嘛不对自己好一点呢?”闹一大脸红,想想还真是这样的,说的着实在理,然后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忍受各种各样的屈辱,却敢怒不敢言?不是说好的要对自己好点,怎的又敢怒不敢言?真是奇怪。

? ? ? 他们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况且哪有那么明确的对错,都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上,谁都是对的。那么怄气算什么,你发怒又算什么?虚荣心这时候会乘虚而入,就在你失去耐心和脾气的时候,一鼓作气出来溜达溜达了。“发了火,生了气,日子还是得继续,老脸往哪搁,再怎么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呢还?”于是想想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是不应该发火、闹脾气、失去性子,要改!前面说的是对的,后面说的也是对的,可憋屈死了!

美德不会赞赏任何人,因为美德只会赞赏那些失去美德的人,他们才是获利者。心底里潜存的一个想法——世界还是值得期待的。从根本上而言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变相褒奖,什么值得期待?值得期待的是自己获利的欲望。这才是隐藏在背后的动机!正真导致忍受一切不公平的原罪。希望通过此时的罪责,在将来某一天获得得上天堂的后世,这就是宗教;希望通过的此时的磨难,在日后获得“福祸相依”的酬劳,这就是道教;以此类推......哲学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苦难。明知道这个道理却不去践行,这才是你犯的最大的错误。看了那么多书,也算是白看了。

? ? ? 要是还没有建立漠视一切的淡然心态,总有一天会活活气死在路上。这些人、这些事有什么值得你眷念的?没有,这是事实,毋欲毋求才是对待这世界的手段和方法,值得唾弃的愚蠢和高傲,但凡说的上来的种种情绪,都是对世界期待的佐证,人不一定要胜天,更何况人......。人只需要自己立起来,立起来就是对的,否定才是世界中心永恒的骗局,可惜在这样的泥沼中愈陷愈深的我,也只有慢慢退出来,才能不至于被最后的酬赏所吸引。

如何保持自身时时刻刻注意那些肯定意义的事情才是最大的麻烦,我们会注意自身最微小的不适点,但是也最容易忽视肯定的地方。本就充满否定的世界,确实让人容易忘却肯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要是因为跑步扭伤了脚,你的全部注意力都是集中在此,不会想到你还有完整的手。所以负面情绪的积累来自否定,肯定意义的事物消除不了,那么通过比谁更惨烈的方式能否消除你心里的阴郁,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何况本就不适还相互比惨,未免太惨。

? ? ? 目光遇到的地方净是悲惨,能做的也就是淡然处置罢了。世界是苦难的佐证,例证周围都是,没必要一一例举,奇怪是人竟然能够做到每天经受同种的磨难还能生出历久弥新之感。这应该也是为什么人能够包容无尽苦难的原因了吧,嘴里嘀咕、叫嚣着反抗一切,夜晚暮光来临的时候,睡意冲淡了仇恨、叛逆与不满,层层递减之后就成了新生。然后周而复始,新鲜的空气雨露,凝结成又一个饱满的果实,足以抗衰老和饥饿。最本质的都抵抗的下来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承受不了的?幸而人类只有短短的时日,不然世间最大的悲哀就成了——人能永生不死。

? ? ? 真正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都已经消除了这个世界上给他们带来的重重枷锁,享乐是骗局、磨难是生活,能够决定自己何时何地死去是上帝对人类唯一的恩赐!他们昂首挺胸,步入永恒的殿堂,毋须留下痕迹,世人的愚笨已经提不起他们想要劝化的心绪,说到底也只能让他们自己愈加超脱。人类不过是他们的种族,人们才是他们交谈的对象!这种交谈越过时空,人类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没有应答的呼喊能够激发他们灼热的心胸,抑郁不住自己的泪光,用颤抖的嗓音和手臂感谢那些沉默不语的人们。哈代说“世间最痛苦的就是呼唤者与被呼唤者很少应答。”正是这种被呼唤者的沉默才不会影响呼唤者的心态。他们会中途放弃,也有的会一直呼唤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也成了被呼唤的对象,时间长河中相互呼唤的人立起来人类前进的明灯。

? ? ? 该赠给我的美德的唯一酬赏,乃是我的美德的最后一刹那。初读只觉灵妙,不解深意,恰逢今日时机重又映入眼帘,才略知真意。想想还是自己没经历过这些所谓的磨难,也就是仍旧幼稚不肯开脱,尚且对此世抱有希望。果然经验这种东西来自书上的也就是浓缩精炼的话语,其中饱满的辛酸是看不见的,也许有人天资聪颖,一眼就能够看穿,作者言语中流出的无奈和感叹。但是像我这种愚笨的人非得头铁撞上一撞才肯说:“唉,这确实撞不动。”

? ? ? 不知道该夸自己一句可爱,还是该骂自己一句愚昧。总是狠不下心对自己的心态进行批判,三省吾身,省来省去也只是自己不对,但是脑袋里的小人可得站出来说话:“你就活一世,都是你的错?干嘛对自己这么刻薄?别人的错为什么需要你自己反省?”看,一旦话题行进到这,就再难以往下进行了,你看都已经说道这份上了,我还能怪自己吗?似乎那个小人还没说完,末了又补上一句“大家都是孜身一人来世上,干嘛不对自己好一点呢?”闹一大脸红,想想还真是这样的,说的着实在理,然后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忍受各种各样的屈辱,却敢怒不敢言?不是说好的要对自己好点,怎的又敢怒不敢言?真是奇怪。

? ? ? 他们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况且哪有那么明确的对错,都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上,谁都是对的。那么怄气算什么,你发怒又算什么?虚荣心这时候会乘虚而入,就在你失去耐心和脾气的时候,一鼓作气出来溜达溜达了。“发了火,生了气,日子还是得继续,老脸往哪搁,再怎么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呢还?”于是想想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是不应该发火、闹脾气、失去性子,要改!前面说的是对的,后面说的也是对的,可憋屈死了!

美德不会赞赏任何人,因为美德只会赞赏那些失去美德的人,他们才是获利者。心底里潜存的一个想法——世界还是值得期待的。从根本上而言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变相褒奖,什么值得期待?值得期待的是自己获利的欲望。这才是隐藏在背后的动机!正真导致忍受一切不公平的原罪。希望通过此时的罪责,在将来某一天获得得上天堂的后世,这就是宗教;希望通过的此时的磨难,在日后获得“福祸相依”的酬劳,这就是道教;以此类推......哲学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苦难。明知道这个道理却不去践行,这才是你犯的最大的错误。看了那么多书,也算是白看了。

? ? ? 要是还没有建立漠视一切的淡然心态,总有一天会活活气死在路上。这些人、这些事有什么值得你眷念的?没有,这是事实,毋欲毋求才是对待这世界的手段和方法,值得唾弃的愚蠢和高傲,但凡说的上来的种种情绪,都是对世界期待的佐证,人不一定要胜天,更何况人......。人只需要自己立起来,立起来就是对的,否定才是世界中心永恒的骗局,可惜在这样的泥沼中愈陷愈深的我,也只有慢慢退出来,才能不至于被最后的酬赏所吸引。

如何保持自身时时刻刻注意那些肯定意义的事情才是最大的麻烦,我们会注意自身最微小的不适点,但是也最容易忽视肯定的地方。本就充满否定的世界,确实让人容易忘却肯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要是因为跑步扭伤了脚,你的全部注意力都是集中在此,不会想到你还有完整的手。所以负面情绪的积累来自否定,肯定意义的事物消除不了,那么通过比谁更惨烈的方式能否消除你心里的阴郁,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何况本就不适还相互比惨,未免太惨。

? ? ? 目光遇到的地方净是悲惨,能做的也就是淡然处置罢了。世界是苦难的佐证,例证周围都是,没必要一一例举,奇怪是人竟然能够做到每天经受同种的磨难还能生出历久弥新之感。这应该也是为什么人能够包容无尽苦难的原因了吧,嘴里嘀咕、叫嚣着反抗一切,夜晚暮光来临的时候,睡意冲淡了仇恨、叛逆与不满,层层递减之后就成了新生。然后周而复始,新鲜的空气雨露,凝结成又一个饱满的果实,足以抗衰老和饥饿。最本质的都抵抗的下来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承受不了的?幸而人类只有短短的时日,不然世间最大的悲哀就成了——人能永生不死。

? ? ? 真正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都已经消除了这个世界上给他们带来的重重枷锁,享乐是骗局、磨难是生活,能够决定自己何时何地死去是上帝对人类唯一的恩赐!他们昂首挺胸,步入永恒的殿堂,毋须留下痕迹,世人的愚笨已经提不起他们想要劝化的心绪,说到底也只能让他们自己愈加超脱。人类不过是他们的种族,人们才是他们交谈的对象!这种交谈越过时空,人类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没有应答的呼喊能够激发他们灼热的心胸,抑郁不住自己的泪光,用颤抖的嗓音和手臂感谢那些沉默不语的人们。哈代说“世间最痛苦的就是呼唤者与被呼唤者很少应答。”正是这种被呼唤者的沉默才不会影响呼唤者的心态。他们会中途放弃,也有的会一直呼唤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也成了被呼唤的对象,时间长河中相互呼唤的人立起来人类前进的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