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兰的奶娘为何被赶出去?极可能隐藏着李纨一个“不该有”的秘密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dgxunda.com

  2019 苏珊小女巫

  《红楼梦》中的李纨是一个恪守妇道、活在“套子里”的寡妇,一切行为都符合寡妇的仪态风范。穿着朴素,不施脂粉、心如槁木。

  

  李纨才二十多岁,正值芳华,这符合人性、人道吗?当然不符合。尤其是李纨的住处跟贾琏夫妇仅一墙之隔,隔壁的夫妻之事李纨尽收耳底,内心岂能不起波澜?

  

  虽然李纨是一个合格的寡妇,周围没有可疑的男人接触,但谁说一个女人的感情世界“只能有男人”了?比如宝玉和蒋玉菡、秦仲。薛蟠和香怜、玉爱等。薛蟠与宝玉都有“龙阳之兴、断袖之癖”,凭什么女人就不会有?

  

  还记得李纨喝了几杯酒后就与平儿搂搂抱抱、上下其手么?还摸着平儿的腰问:“这硬邦邦地是什么?”平儿答:“是钥匙。”李纨笑道:“你们奶奶有你这把总钥匙就够了,还要这把钥匙做什么?”平儿笑着推开李纨:“奶奶别摸了,摸得怪痒的……”

  

  还有一个可疑之处:李纨找手帕的一个情节。原文是:忽见碧月进来说:“昨儿晚上,奶奶在这里把块绢子忘了去,不知可在这里没有?”春燕忙应道:“有。我在地下捡起来,不知是那一位的,才洗了,刚晾着,还没有干呢。”

  

  看来李纨很怕手帕丢在怡红院里,所以急忙派丫头来寻。手帕在那个时候可是大有深意的:比如宝玉与黛玉旧手帕传情,小红和贾芸以手帕定情。如果李纨的手帕只是一块普通的、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手帕,为何会如此紧张?

  

  还有,贾兰的奶娘为何突然被王夫人赶走?王夫人的理由是:“兰儿大了,也不需要奶娘了。他那个奶娘妖妖乔乔、狐媚子似的不成个体统……”这个理由显然太牵强。没记错的话,贾兰的奶娘应该是贾府中唯一一个被赶出去的娘娘。

  

  那个时代奶娘是很体面,很受器重的,顶半个主子呢。连凤姐对贾琏的奶娘都敬让有加,跟大半个婆婆似的,更何况是贾兰这种“长子长孙”的奶娘?难道就因为贾兰的奶娘打扮的“花哨些?”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么?

  

  这种不合理的行为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王夫人大概听到了这位奶娘与李纨的一些不雅传言,影影绰绰感觉这位儿媳妇有点“不老实了。”

  

  李纨表面上心如枯槁,但私下里怎么样谁知道呢?而且,贾兰的奶娘如此花哨,是“打扮给谁看的?”王夫人稍微脑补了一下,便感到“大事不妙”,索性釜底抽薪、以绝后患吧!

  《红楼梦》中的李纨是一个恪守妇道、活在“套子里”的寡妇,一切行为都符合寡妇的仪态风范。穿着朴素,不施脂粉、心如槁木。

  

  李纨才二十多岁,正值芳华,这符合人性、人道吗?当然不符合。尤其是李纨的住处跟贾琏夫妇仅一墙之隔,隔壁的夫妻之事李纨尽收耳底,内心岂能不起波澜?

  

  虽然李纨是一个合格的寡妇,周围没有可疑的男人接触,但谁说一个女人的感情世界“只能有男人”了?比如宝玉和蒋玉菡、秦仲。薛蟠和香怜、玉爱等。薛蟠与宝玉都有“龙阳之兴、断袖之癖”,凭什么女人就不会有?

  

  还记得李纨喝了几杯酒后就与平儿搂搂抱抱、上下其手么?还摸着平儿的腰问:“这硬邦邦地是什么?”平儿答:“是钥匙。”李纨笑道:“你们奶奶有你这把总钥匙就够了,还要这把钥匙做什么?”平儿笑着推开李纨:“奶奶别摸了,摸得怪痒的……”

  

  还有一个可疑之处:李纨找手帕的一个情节。原文是:忽见碧月进来说:“昨儿晚上,奶奶在这里把块绢子忘了去,不知可在这里没有?”春燕忙应道:“有。我在地下捡起来,不知是那一位的,才洗了,刚晾着,还没有干呢。”

  

  看来李纨很怕手帕丢在怡红院里,所以急忙派丫头来寻。手帕在那个时候可是大有深意的:比如宝玉与黛玉旧手帕传情,小红和贾芸以手帕定情。如果李纨的手帕只是一块普通的、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手帕,为何会如此紧张?

  

  还有,贾兰的奶娘为何突然被王夫人赶走?王夫人的理由是:“兰儿大了,也不需要奶娘了。他那个奶娘妖妖乔乔、狐媚子似的不成个体统……”这个理由显然太牵强。没记错的话,贾兰的奶娘应该是贾府中唯一一个被赶出去的娘娘。

  

  那个时代奶娘是很体面,很受器重的,顶半个主子呢。连凤姐对贾琏的奶娘都敬让有加,跟大半个婆婆似的,更何况是贾兰这种“长子长孙”的奶娘?难道就因为贾兰的奶娘打扮的“花哨些?”这个理由站得住脚么?

  

  这种不合理的行为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王夫人大概听到了这位奶娘与李纨的一些不雅传言,影影绰绰感觉这位儿媳妇有点“不老实了。”

  

  李纨表面上心如枯槁,但私下里怎么样谁知道呢?而且,贾兰的奶娘如此花哨,是“打扮给谁看的?”王夫人稍微脑补了一下,便感到“大事不妙”,索性釜底抽薪、以绝后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