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聪明矫情有心机女主X霸道腹黑男主

时间:2019-08-19 来源:www.dgxunda.com

《七星彩》聪明矫情有心机女主X霸道腹黑男主

内容摘抄:沈彻将纪澄抱到马车上坐下,贴着她坐下,扮可怜地道:“阿澄,别不理我。”

这个人能言善道,能屈能伸,城府比谁都深,纪澄可不会被他的可怜样儿给哄骗,忽地又想起沈彻的一宗罪来,“扎依那说,你练的功夫需要克欲修身,你当初是拿我当练武的棋子是不是?”

“是。”既然最不堪的事情都被抖了出来,沈彻也没什么好隐瞒纪澄的,“我练的心法叫九转玄元功,以克欲而坚志,所以我虽然流连花丛,但从没真的碰过那些女子。因为一旦泄欲,功力就会减退。”

纪澄冷笑道:“所以我还该赞扬你的守身如玉是吧?既如此,当初在凤凰台,你为何又不放过我?如果那样,说不定我和子云现在还好好儿的,也不会受这许多磨难。”

沈彻苦笑道:“阿澄,别说气话。当初在凤凰台我就隐约知道了自己对你的心意,没有办法看着其他男人救你。”沈彻急急地又补道:“这恰好可以说明我对你的真心是不是?”

纪澄冷哼道:“一个男人对我有没有心我还是知道的,你到这个时候还在骗我,你当我是傻子吗?”

沈彻摸摸鼻子道:“我并没骗你,当初我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存心不良。我的你的第一印象实在是糟透了。”

纪澄转过头去瞪着沈彻,“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惹你了?”

“我第一次见你就是那次你跳水救齐华的时候。”沈彻道。

纪澄一下就想起来沈彻说的那日了,她救了齐华,两个人还被沈御和沈径看了个正着。这件事一直藏在她心里,只有沈芫知道,难不成当时沈彻也在?

沈彻冲着纪澄质疑的眼神点了点头,“我当时就站在山顶上,心里想又是一个为了嫁入高门,耍弄手段毫无廉耻的表妹。”

“你,你简直心思龌蹉。”纪澄怒道。

沈彻赶紧做出投降状,“我知道我是误会了,都是我的错。”

纪澄看着一副“我怕怕”模样的沈彻,心里是既好气又好笑,索性转过头去不理他。

“既然你那样看我,后来为何又对我……”纪澄问。

“虽然我心里对你印象不佳,却也不得不承认,你生得实在美貌,叫人没办法真的生出恶感来。后来又一次你喝醉了酒,在园子里吸那竹叶上的露珠,我无意间看见你伸出的粉色的小舌头,就这样了。”沈彻抓了纪澄的手往自己身上放。

纪澄跟被咬了一口似地赶紧收了回来,“你,你,咱们在吵架,你居然也能……”

沈彻不无委屈地道:“我没有办法,我只要看着你,就会这样。有时候只是想想你,闻着你身上的香气,就会忍不住。”沈彻贴过去咬着纪澄的耳朵道。

纪澄一把推开不要脸的沈彻,“少来,这件事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今年你休想再近我的身。”

“千万别。”沈彻急急地道:“你无论怎么罚我都行,叫我跪搓衣板都行,只别叫我不亲近你。”

纪澄冷哼连连,以手推开又想贴过来的沈彻,“继续,你的事儿人还没交代玩呢。所以你当时就对我起了不良之意,想着利用我给你练功是不是?怪不得你当初信誓旦旦的说打赌的时候就想娶我,这是打着反正娶回去也是受活寡的注意吧?与其祸害别人,还不如祸害我这个你讨厌的人呢。”

沈彻笑出声道:“果真是知我者莫过阿澄也。可是后来的事情你也清楚了,我这是自己打自己脸呢,以为是利用别人,结果自己一头热地拜倒在你石榴裙下,连老骆都嘲笑我。”

“不许嬉皮笑脸,我正生气呢。”她在生气,可沈彻却丝毫不当一回事,纪澄越发地恼怒。

沈彻立即收敛了笑容,“都听少奶奶的。”

纪澄又问:“既然你练的是那样的功夫,为何现在却不一样了?”

沈彻道:“这就得说到我为何那么急切地要将霍德和喆利引出来了。”

沈彻轻轻咳嗽了一声,才继续道:“所谓九转玄元功,得大乘时九转至极,而我在遇到你的时候已经在八转上停留了许久。因为我很久没有遇到能让我心悸并想一亲芳泽的姑娘了。无以坚志,所以功力一直停滞不前,楚得经常嘲笑我比太监都不如。”

纪澄听见楚得嘲笑沈彻是太监,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直到那天在园子里看见你。我以为可以借你练成九转,可却功亏一篑,我一心只想亲近你,所以我不能再修习九转玄元功,可是我从小就修行,已经二十来年了,并不是想放弃就能放弃的,我的仇家太多,也容不得我废掉所有武功,所以只能兵行险招,借助霍德和喆利的内力助我打通关窍,改练沈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九转烈阳诀。”

“诀名九转,玄元功正是脱胎于烈阳诀,所以只要修行得法,我就能在不损失功力的情况下改练烈阳诀。霍德和喆利刚好与我同宗同门,正是太助我也。如果没有他们,我就只能废掉一身的武功了,不然你就真的只能当活寡妇了。”沈彻道。

“所以你就不择手段地设计引出霍德和喆利是不是?”纪澄柔声问道,想要降低沈彻的警觉。

“不是。”沈彻道:“当初霍德将你劫走,我将你身上的毒过到我身上,损失了一半的功力。他们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会倾巢出动截杀我,我正好将计就计引他们出洞。”

纪澄笑着摇头道:“不对。你不是将计就计,这一切根本就是你安排的。我当初就怀疑,草原的局势那般危险,你就不该带着我这个累赘,如果我被霍德他们捉去,就只会拖累你。更何况你当初还想收拢扎依那,有我在更是不便行事。可为何你却偏偏带了我去?”

“当初我想不通,现在却是明明白白的。你根本就是以我为诱饵,你明知道霍德他们肯定会捉了我去威胁你,只要他们一动,你就能发现他们的行踪。”纪澄冷冷地道:“既然你口口声声都在说对我的心意,为何转头却又不顾我的安危,以我为诱饵?”

“如果霍德下的不是半日散,而是其他致命的□□呢?”纪澄道,然后又自己补充道:“哦对了,霍德肯定不会杀我的,因为杀了我就没用了。所以你料定他会毒,即使不是毒,是其他的东西,你也能将局面引导成你功力大损,让他们倾巢出动,我说得对不对?”

沈彻看着纪澄想,有时候女人太聪慧了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是,可是我并没有拿你的生命冒险,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总是这么自信,这次你也一样有把握我在知道真相后,一定会原谅你是不是?”纪澄的声音几近尖利,再也不肯理会沈彻,也不肯再同他多说一句话。

回到九里院纪澄也没搭理沈彻,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卷了铺盖卷儿到外间的榻上铺上睡觉。

沈彻道:“你去床上睡吧,我睡这里。”

纪澄斜睨沈彻一眼,意思是你还挺自觉的,她也没跟沈彻客气,自己转身就进了卧室。

半夜时分,纪澄迷迷糊糊间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她一睁眼就看见了沈彻的脸,吓得她差点儿惊呼出声。其实已经惊呼出声了,幸亏沈彻眼明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才没惊动下头伺候的人。

“你这是做什么?”纪澄怒道。

沈彻没说话,身子又矮了下去,纪澄探出头去,才发现沈彻是跪在她床边的,借着月光她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他膝盖底下正是一张搓衣板。

纪澄心里一惊,没想到沈彻真的做到了这个地步。可是旋即她又心一狠,休想她就这么原谅他。他有功夫在身,跪个搓衣板对他根本不算什么。她倒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

纪澄“哼”了一声,懒得看沈彻,转过身蒙头继续大睡。

第二天早晨纪澄起床时,沈彻早已经站了起来,她心里冷哼,就知道他不过只是做做样子,跪了有没有一炷香的时间哟?

沈彻哪里会不知道纪澄的心思,他低声道:“我怕早晨被丫头看见,回头传了出去,对你名声不好,我今天晚上继续跪好不好,阿澄?”

纪澄冷声道:“你要做什么,哪里需要经过我的允许?”

结果沈彻说到做到,晚上歇下时,果然又拿了搓衣板去纪澄的床边上跪下。

纪澄讽刺道:“你少跟我来这套,不就是打着在我面前叫我不忍心的意思吗?既然你诚心谢罪,那就去墙角边儿跪着,对着墙,不许回头。”

沈彻苦笑连连,但果真依了纪澄所言乖乖地去墙角跪下了。

如此一直持续了半个月的时间,纪澄有再多的怨气也消磨得差不多了。都怪沈彻狡猾,他先是用计叫她对凌子云断了情,又对他上了心,如今明知道当初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可是感情已经投放了下去,哪里是能说收就收的。

这日沈彻又上赶着要结果桂圆儿的活给她梳头,平日里纪澄根本不理睬他,他若是要给她梳头,她站起来就往外走,只今日她态度微微柔和了些,不再吭声。

沈彻闻弦歌而知雅意,当天晚上就把铺盖卷全部卷了回来,厚颜无耻地赖在床上不肯走,任由纪澄拳打脚踢,他生受着就是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有人在窗外敲了敲。沈彻一下就惊醒了,走到窗边同那人低语几句,回过头来看见纪澄已经拥被坐起。

“是宫里出事了吗?”纪澄问。这个时候密探来九里院一定是出了大事。

沈彻一边穿衣裳一边道:“嗯。皇上轰了,京师已经开始戒严。”

纪澄推被而起,伸手抱住沈彻的腰,他虽然嘴上什么也没说,可纪澄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心情十分糟糕,那毕竟是他舅舅,而且对他十分信任并委以重任,情分不同于普通的舅侄。

沈彻轻轻环住纪澄,“以后我就有大把的时间陪你了。”

纪澄轻轻道:“不想说笑话就别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沈彻“嗯”了一声。

此时天边已经露出一抹鱼白,纪澄和沈彻同时抬头望向窗外,一个新的年代即将到来,所有人的命运会何去何从,谁也无法预料。

可只要他们并肩携手,哪怕将来再艰难,也无法难倒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