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魂归 英灵安息——小王岛烈士张洪喜迁墓入陵园纪实

时间:2019-07-29 来源:www.dgxunda.com

   沐沐讲故事

  原创: 张利 军旅警营

  关注军旅警营公众号

  阅读更多军旅美文

  

  外长山要塞区驻地——大长山岛的北山坡上,高耸的守岛建岛纪念塔,不远处就是守岛建岛烈士陵园。

  

  前方的小岛是在外长山要塞区石城守备区小王家守备连的驻地,小王家岛0.313平方公里,名副其实的一个小岛,上面仅有一个连队驻守。

  

  海里那个小岛是园宝砣子,是张洪喜牺牲的地方,牺牲时他是小王家岛的通讯员,灾荒年为了自力更生解决连队战士,在海洋深处能有蔬菜吃,就划船去驻地不远的小砣子上种地,

  

  这是在大王家岛陡峭的坡崖上,张洪喜烈士原先孤零零的墓碑,这里的驻军已经撤销编制,只有他一个军人还在这里坚守。

  

  张洪喜1961年入伍,1962年牺牲,2013年迁至大长山岛烈士陵园

  

  张洪喜烈士的坟墓,就在小王家岛的西南角特别陡的一个地方,在迁徙墓棺时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山涯,所以先拉上安全网,在开始动工。

  

  从开始申请烈士张洪喜进入烈士陵园,总共用了半年多时间,起坟的战士是石城海防团政委派来的,要塞区韩付司令派的登陆艇,应该说韩付司令为烈士入陵园立了一大功!

  

  二O一三年清明节刚过,我从大长山岛给赵铁峰战友扫墓回来,刚一进家门就接到了四连老指导员王德耕的电话:张利你到大长山扫墓去了?“对呀,王指导员,我今天刚回來”。“我打听一件事,听说岛上烈士墓搬家了,你在哪里是否看到一个叫张洪喜的烈士?他是在要塞区石城守备区小王岛守备连牺牲的”。“指导员,这个我真没注意,我马上给你查一下”。找谁问呢?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找水线营第一任营长王孝德、当我把这个事情讲完、他二话没说打着雨伞,骑车来到小盐厂纪念塔下的烈士陵园。在几百个烈士墓墙上,他一个一个在找.....找到了!找到了张洪喜的名字,可墙上有他的名字,地上却没有他的墓穴,这说明他的坟墓仍在小王家岛。咱话分两头说,王德耕和张洪喜是什么关系呢?

  

  张洪喜又是怎么牺牲的,听我慢慢给你讲。 一九六一年,张洪喜从沈阳市苏家屯应征入伍,来到了祖国黄海前哨只有0.313平方公里的小王家岛当兵。当时我们国家正处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吃饱肚子,连队号召全连官兵开荒种地,当时叫“瓜菜代”、就是没有粮食用蔬菜代替。张洪喜就和另外两个战士用小船装上毛驴,到一个叫元宝砣子的小岛开荒种地。

  

  没想到半路上起了大风小船翻了,他就这样为了连队战士们的后勤保障,献出了只有二十一岁的生命。

  张洪喜喜牺牲后,他的妹妹张继军就踏着哥哥的脚印,也来到了黄海前哨,再后来就成了王徳耕指导员的爱人,张洪喜就是他没有見过面的大舅哥。

  

  隨着部队的整编,小王家岛变成了一个无人小岛,只有他一座孤坟在坚守着,他的亲人多么希望把他的坟墓迁出來,不想让他再孤独。 这件事情也只能有我们,当年王德耕指导员他手下的几个兵来完成了(王孝徳,张利、尹祥明、吴忠君、周树东)。

  

  一个关键问题,我们要迁烈士的坟墓,应该去找谁?怎么迁?先去找谁?给谁打报告,我们都不知道。经过几天了解我们终于搞明白了,管烈士坟的单位还真不少,我们要打四份申请、要塞区一份、长海县民政局一份石城海防团一份、庄河市民政局一份(因石城岛、王家岛己划给庄河市、烈士陵园也是属地管理)。

  

  想到这一关又一关,我们真想划着小船到小王岛去“盗墓”。没办法一关一关的过吧,经研究我们做了明确的分工,王孝德同志负责长海县民政局,卜照生同志负责要塞区,吴忠君同志负责二个岛上的车辆和后勤保障工作。张利和尹祥明同志负责总协调工作。我们四管齐下,各负其责。先出差头的是长海县民政部门,他们认为根据政策张洪喜烈士应该迁至庄河,而不应该迁到长海。可我们认为,他牺牲的时候石城并没有划给庄河,再说部队的首脑机关仍然在长海县。烈士陵园的墙上仍刻有张洪喜的名字,所以我们要求迁回长海是有理有据的。

  

  经过几回合的谈判,我们胜利了。 正当我们高兴的时候,没想到部队这边又出了问题,石城海防团的领导认为、张洪喜是我们石城的烈士,为什么要迁到大长山?平时在光秃的山顶上,连个象样的墓碑都没有的小坟包,現在却争了起来,电话里我对石城海防团的某个领导破口大骂(我不是被气极了是不骂人的):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点人情味吗?他默默地躺在这里五十多年。你们当领导的关心过吗?记奠过吗?今天烈士的亲人想把烈士送到陵园里去。你们左挡右拦。你有点良心吗?人都死了快六十年,还想让烈士阴魂给你们送礼吗!。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终于打通了各个环节,我们胜利啦!可迁坟那天也是沟沟坎坎。原先答应我们等尸骨挖出后就用登陆艇把我们送到大长山岛,因潮水关係没能成行、我们抱着尸骨从庄河赶到皮口,坐上了去大长山最后一班船。

  

  最后要告诉大家的是,张洪喜牺牲的当天、尸体就被潜水员捞了出来。只是因为通信方面的原因。没有告诉家人。在清理遗骨时、我捡到了烈士的下腭骨,排列整齐的牙齿一颗没掉,他才刚刚二十一岁。我仿佛听到了他在说话:等我复员回家,我要挣钱养活爹妈。我要挣钱供妹妹上大学......可这一切你都没能兑现.......。

  

  我手捧着烈士的牙齿哭了、泪水汗水一起滴落在曾经埋葬过他的土地上,……

  2013年,我们在大长山岛的烈士陵园,庄重而又宁静的安葬了张洪喜烈士的遗骸, 烈士回归,英灵安息!我们永远怀念外长山要塞区驻岛部队的烈士们!

  原创: 张利 军旅警营

  关注军旅警营公众号

  阅读更多军旅美文

  

  外长山要塞区驻地——大长山岛的北山坡上,高耸的守岛建岛纪念塔,不远处就是守岛建岛烈士陵园。

  

  前方的小岛是在外长山要塞区石城守备区小王家守备连的驻地,小王家岛0.313平方公里,名副其实的一个小岛,上面仅有一个连队驻守。

  

  海里那个小岛是园宝砣子,是张洪喜牺牲的地方,牺牲时他是小王家岛的通讯员,灾荒年为了自力更生解决连队战士,在海洋深处能有蔬菜吃,就划船去驻地不远的小砣子上种地,

  

  这是在大王家岛陡峭的坡崖上,张洪喜烈士原先孤零零的墓碑,这里的驻军已经撤销编制,只有他一个军人还在这里坚守。

  

  张洪喜1961年入伍,1962年牺牲,2013年迁至大长山岛烈士陵园

  

  张洪喜烈士的坟墓,就在小王家岛的西南角特别陡的一个地方,在迁徙墓棺时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山涯,所以先拉上安全网,在开始动工。

  

  从开始申请烈士张洪喜进入烈士陵园,总共用了半年多时间,起坟的战士是石城海防团政委派来的,要塞区韩付司令派的登陆艇,应该说韩付司令为烈士入陵园立了一大功!

  

  二O一三年清明节刚过,我从大长山岛给赵铁峰战友扫墓回来,刚一进家门就接到了四连老指导员王德耕的电话:张利你到大长山扫墓去了?“对呀,王指导员,我今天刚回來”。“我打听一件事,听说岛上烈士墓搬家了,你在哪里是否看到一个叫张洪喜的烈士?他是在要塞区石城守备区小王岛守备连牺牲的”。“指导员,这个我真没注意,我马上给你查一下”。找谁问呢?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找水线营第一任营长王孝德、当我把这个事情讲完、他二话没说打着雨伞,骑车来到小盐厂纪念塔下的烈士陵园。在几百个烈士墓墙上,他一个一个在找.....找到了!找到了张洪喜的名字,可墙上有他的名字,地上却没有他的墓穴,这说明他的坟墓仍在小王家岛。咱话分两头说,王德耕和张洪喜是什么关系呢?

  

  张洪喜又是怎么牺牲的,听我慢慢给你讲。 一九六一年,张洪喜从沈阳市苏家屯应征入伍,来到了祖国黄海前哨只有0.313平方公里的小王家岛当兵。当时我们国家正处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吃饱肚子,连队号召全连官兵开荒种地,当时叫“瓜菜代”、就是没有粮食用蔬菜代替。张洪喜就和另外两个战士用小船装上毛驴,到一个叫元宝砣子的小岛开荒种地。

  

  没想到半路上起了大风小船翻了,他就这样为了连队战士们的后勤保障,献出了只有二十一岁的生命。

  张洪喜喜牺牲后,他的妹妹张继军就踏着哥哥的脚印,也来到了黄海前哨,再后来就成了王徳耕指导员的爱人,张洪喜就是他没有見过面的大舅哥。

  

  隨着部队的整编,小王家岛变成了一个无人小岛,只有他一座孤坟在坚守着,他的亲人多么希望把他的坟墓迁出來,不想让他再孤独。 这件事情也只能有我们,当年王德耕指导员他手下的几个兵来完成了(王孝徳,张利、尹祥明、吴忠君、周树东)。

  

  一个关键问题,我们要迁烈士的坟墓,应该去找谁?怎么迁?先去找谁?给谁打报告,我们都不知道。经过几天了解我们终于搞明白了,管烈士坟的单位还真不少,我们要打四份申请、要塞区一份、长海县民政局一份石城海防团一份、庄河市民政局一份(因石城岛、王家岛己划给庄河市、烈士陵园也是属地管理)。

  

  想到这一关又一关,我们真想划着小船到小王岛去“盗墓”。没办法一关一关的过吧,经研究我们做了明确的分工,王孝德同志负责长海县民政局,卜照生同志负责要塞区,吴忠君同志负责二个岛上的车辆和后勤保障工作。张利和尹祥明同志负责总协调工作。我们四管齐下,各负其责。先出差头的是长海县民政部门,他们认为根据政策张洪喜烈士应该迁至庄河,而不应该迁到长海。可我们认为,他牺牲的时候石城并没有划给庄河,再说部队的首脑机关仍然在长海县。烈士陵园的墙上仍刻有张洪喜的名字,所以我们要求迁回长海是有理有据的。

  

  经过几回合的谈判,我们胜利了。 正当我们高兴的时候,没想到部队这边又出了问题,石城海防团的领导认为、张洪喜是我们石城的烈士,为什么要迁到大长山?平时在光秃的山顶上,连个象样的墓碑都没有的小坟包,現在却争了起来,电话里我对石城海防团的某个领导破口大骂(我不是被气极了是不骂人的):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点人情味吗?他默默地躺在这里五十多年。你们当领导的关心过吗?记奠过吗?今天烈士的亲人想把烈士送到陵园里去。你们左挡右拦。你有点良心吗?人都死了快六十年,还想让烈士阴魂给你们送礼吗!。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终于打通了各个环节,我们胜利啦!可迁坟那天也是沟沟坎坎。原先答应我们等尸骨挖出后就用登陆艇把我们送到大长山岛,因潮水关係没能成行、我们抱着尸骨从庄河赶到皮口,坐上了去大长山最后一班船。

  

  最后要告诉大家的是,张洪喜牺牲的当天、尸体就被潜水员捞了出来。只是因为通信方面的原因。没有告诉家人。在清理遗骨时、我捡到了烈士的下腭骨,排列整齐的牙齿一颗没掉,他才刚刚二十一岁。我仿佛听到了他在说话:等我复员回家,我要挣钱养活爹妈。我要挣钱供妹妹上大学......可这一切你都没能兑现.......。

  

  我手捧着烈士的牙齿哭了、泪水汗水一起滴落在曾经埋葬过他的土地上,……

  2013年,我们在大长山岛的烈士陵园,庄重而又宁静的安葬了张洪喜烈士的遗骸, 烈士回归,英灵安息!我们永远怀念外长山要塞区驻岛部队的烈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