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别人的家中,他感觉很不踏实,毅然决定回到自己家中

时间:2019-08-21 来源:www.dgxunda.com

小说:住在别人的家中,他感觉很不踏实,毅然决定回到自己家中

不得不说,烛火宗的办事效率还挺高。从刘远山传下命令,到所有弟子集结,只用了不到一刻钟时间。

所有人员集结完毕后,乘坐着那艘破旧的凌云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临走之时,刘昊飞不得不破坏刚布置不久的万化无极阵,虽然有些心疼,但好东西怎么能留给别人呢?

当青幕宗得知烛火宗已经投靠了离水宗,便将热点关注在了离水宗方面,烛火峰渐渐被他们忽视了。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烛火宗会再次返回来。

一切都在刘昊飞的计划之中。

天蒙蒙亮时,一艘凌云舟落在了烛火峰上。此时的烛火峰,断垣残壁依旧在,血色墨染数青峰。无数的尸体依旧堆积一片,腐烂气息弥漫着整座山峰。

刘昊飞第一个下了凌云舟,随后便火速前往烛火峰的外围,布置护宗大阵。对于他而言,时间不等人,布置的越快越好。

烛火宗的弟子缓缓从凌云舟上下来,望着眼前的尸体,统一的陷入了沉默,有些女弟子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一个烛火宗的弟子看着眼前的一具尸体,那张面孔格外的熟悉。曾经他们二人一言不合就相互斗殴,谁也看不起谁。现如今,一个站在他面前,一个却躺在他面前。巨大的落差感让他百感交集。

不是他一个人如此,大多存活下来的弟子同样心情复杂。前不久他们还是一起修炼,一起喧闹,现如今却天人两隔,每个人心中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

“所有弟子听令!收起同门尸首,葬于后山!不日举行祭典!”

刘远山走到最前沿,转过身看着一众弟子,声音洪亮道。

“是!”

一声整齐如一的怒吼声,响彻整座山峰,震的山林间栖息的兽禽齐齐飞舞。

刘昊飞全身心投入到刻画阵法之中,整整一日下来,终于完成。同样是万化无极阵,这一次他足足花费了十万灵石,与之前的数千灵石相比,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十万灵石布置出的护宗大阵,可不是简简单单防御几个后灵境的小杂鱼就算完事的。护宗大阵,闻如其名,既然是护宗,那便是绝对的防御,挡住强过几倍的攻击也是小菜一碟。有了这万化无极阵,即便青幕宗拖家带口,一齐攻击,也能抵挡得住。身处阵法之中的烛火宗众人只要搬个小板凳,坐在那嗑瓜子就好了。

阵法虽然强,但也有弱点,只需找到阵眼,强行破除,那么阵法便会失效。在前世,刘昊飞或许还要担心别人找到阵眼所在,但在这里,别说找到阵眼了,就是有人能认出这阵法,他便跪在地上喊一声爷爷!

就在护宗大阵布置好的当天晚上,青幕宗就攻打了过来。带头的还是青幕宗宗主张古之,以及青幕宗的一众长老。望着头顶悬浮在空中的那些后灵境强者,烛火宗的众人异常紧张。

“攻击!这一次务必全部灭掉!寸草不留!”

随着张古之的一声令下,那些后灵境强者疯狂的催动灵气,施展出厉害的灵技,准备一锅端。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错愕不已。只见他们的攻击似乎砸在了什么东西上面,除了掀起一阵波澜,别无他事。

站在下面的烛火宗弟子同样错愕万分,远远的望去,空中好像散开了一朵又一朵的炫丽的火花。

“宗主,我们的攻击似乎被拦截了。”

青幕宗那些个长老停止攻击,纷纷看向张古之,征询下一步方案。

“哼!区区破罩子也想拦住我!给我继续攻击!”

张古之冷哼道。他天真的以为,只要饱和攻击,便可破掉这层不起眼的防御罩子。但阵法的精妙之处便在于借助天地之势,绵绵不绝,生生不息。你强它更强,你弱它也强,总之是磨死敌人的不二之选。

“你看,天空中是不是多出了一道光罩?”

“哪呢?哪呢?”

“喏,这罩子似乎将我们烛火宗包裹住了。”

“昨天晚上,好像也有这罩子?”

“......”

一些眼尖的烛火宗弟子似乎发现了什么,开始议论纷纷。

刘远山站在破损的主殿门口,望向远处正一脸悠闲的躺在石头上的刘昊飞,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此刻终于发现,他的儿子彻底的蜕变了。

上空,青幕宗的长老又是一番攻击,罩子却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下方的烛火宗众人见上面攻打了半天,什么事都没有,都纷纷散开,各忙各的去了。有一些人还不嫌事多,对着上空的张古之等人竖起了中指。

“气死我了!”

张古之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看着下方悠闲不已的烛火宗众人。

“你,下去看看。”

张古之对着身旁的一位长老挥手示意道。

那位长老点了点头,提心吊胆,缓缓下落,悬停在光罩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碰了碰光罩。

但光罩光罩仿若无物,他的手掌直接穿过了光罩。

“原来是这么回事。”

张古之见此,冷笑道。

那位长老见自己的手掌伸了进去,面色一喜,身形一动,直接穿过光罩。但还没来的及高兴,只见他整个人从空中摔落下去。“啪”的一声,直接摔成了肉饼。

这一幕可把青幕宗的一伙人吓坏了,一个后灵境的强者竟然活生生的摔死了,这死的也太草率了吧?

张古之嘴角抽了抽,脸色由晴转阴,一时间进退两难。

“宗主,我们还是回去,从长计议吧?”

余下的长老纷纷劝说道。他们可不想变成一滩烂肉。

“可恶!走!”

张古之无奈,只好撤兵。

就这样,烛火宗不废一兵一卒便轻松击退了青幕宗的围剿,并且还让青幕宗损失了一位后灵境的强者。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刘昊飞将护宗大阵如实托出。当然,这种事情他只跟刘远山一个人讲了。随后,刘远山再以宗主的身份传达给一众长老,如此,一层一层传达下去,让每个人都对护宗大阵有一定的了解,熟悉其利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