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彩石的传说:石如人生,人生如石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dgxunda.com

  2019 木子李往事

   一块石头的形成,或许与绿色地球同寿,或许与日月同辉,或许风霜雪雨亿万年,或许地壳运动火融而生,它生命的色彩斑澜都有诸多的或许。

  这不是传说,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金蟾又称三足金蟾,中国神话传说月宫有一只三条腿的蟾蜍,而后人也把月宫叫蟾宫。古人认为金蟾是吉祥之物,可以招财致富。

  我几年前偶得一块奇石,因神形似蟾,面带金黃,故名其“金蟾献瑞”,希望能给发现它、爱它的人带去长远的瑞祥之运。因为发现它的人早已离开人世,更让人心痛的是发现这块奇幻之石者是一个未能享受美好人生的八岁孩子。或许,他去到的另外一个世界里会有更好的幸福与美好,会有他使用不尽的金钱和富足。石如人生,人生如石。

  

  每到雨夜,淅淅沥沥的雨声和蛐蛐儿声中让我想到了明朝夏言的诗作《浣溪沙·庭院沉沉白日斜》庭院沉沉白日斜,绿阴满地又飞花。瞢腾春梦绕天涯。帘幕受风低乳燕,池塘过雨急鸣蛙。酒醒明月照窗纱。俗语说:“得金蟾者必大富传说中金蟾所到之处为金钱集聚之地。

  我讲述的是图片中这块“金蟾”石头的故事,我并没有像传说中的有了金蟾就有了金钱,也未能为病中的孩子送去大笔的金钱,虽然心里一直有深深的遗憾,但我知道自己也力尽所能的做了自己该尽的一份力量。

  我叫“阿木子”,自幼以来父母、亲朋学友都这么称呼。我出生于云南哀牢山下的一个彝族村寨里。1994年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的我,开始了北漂生活。梦想在不同的电视台辗转着,努力着。因为2016年的一次专题报道,我和团队一行来到了丽江傈僳族的一个彝族寨子里。

  采访结束的那天午后,一米阳光从屋檐的缝隙里透进来,打在了我的身上,旁边披一身黑色羊皮挂的老大爷正和他靠在木椅上精神状态不佳的孙子用傈僳族语轻声地说着。久违的场景!我点起了一支烟,一阵熟悉的情景随着烟雾飘散开来。

  70年代,6岁的我和四岁的弟弟在那个供应粮还不能填饱肚子的日子里,喝着外祖父熬的玉米糊,却快乐的一塌糊涂。

  那山不知何时留下缺了鼻子的古老石狮子每天都去骑了又骑,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河、那片被阳光烘烤得滚烫的河滩以及那些粗细不同的柳树枝经过慈祥外祖父的手变成了一件一件巧妙的小玩意儿都是我们最中意的玩具。

  12岁,到了上初中的年龄,我走出了那个养育我的小寨子,离开了陪伴了我6年的外祖父。离开前外祖父穿着满是补丁的彝家汉子粗布衣裤步履蹒跚地牵着我的手再次去了那片河滩。小河里鱼儿一样游动,河沙还是那么地细,用木头做成的小车依然还可以前进。外祖父用大石头做成站台,用形似的石头小车模拟汽车到站的情景告诉我大山外面精彩的世界。那天,只记得外祖父说的最多,一直叨叨至夕阳西下我们才回到寨子里。

  1985年深秋的一天,外祖父因病去世前嘴里还嘟喃着重孙儿怎么没在身旁。当时因上学我却没能陪在老人家身边走完生命最后的一程变成我心里永远抺不去的伤痛。。

  此时此景,看着我身边的那对祖孙俩儿,对外祖父浓浓的思念之情沵散在我身体里,思绪蔓延开来。

  我想念儿时满是翠绿的村庄、想念亲手播种和丰收的喜悦,想念爬上牛背摔下来又骑上牛背的儿时牧童,更怀念那质朴的乡音乡情。

  “你能——买我的石头么?”拿着长长的竹烟斗的傈僳族老大爷声音颤颤巍巍地对着我说。“石头,什么石头?”他弯腰缓缓站起来说,“你来”说着把我带到主房屋一侧,指着一堆包谷草说“这里,在下面”,他边说边拖开包谷草,眼前露出一块不小的石头。我凑近一看,这块石头外形如壮壮的蟾蜍坐在地上,背上在阳光下泛着一层金黄,金黄中有铜绿色相间,也有白、有黑、有金黄、有绿几种色彩相间的七彩画,更有的似油画师在画版上落下的多色笔触。细看背部,整个婉如一张在外太空拍摄的高清绿色星球图片,有飘着的朵朵白云,有黄土高原、有深蓝海洋、更有青青草原。再看侧面,还有一张微微张嘴的嘴巴和一只明显的幽黑眼睛,眼前就是一只活生生的金色多彩蟾蜍。

  “你能买这石头吗?,你买了我家孙子就能有钱治病了”。“怎么,孩子有病?”我问大爷。后来,我听大爷诉说了孙子自从检查出得了白血病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家里实在支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而放弃住院在家待疗,父母都在广州打工挣钱,拿到工钱后就送去医院治疗几天。听到这事后,我问大爷石头要卖多少钱,他告诉我这石头是孙子在金沙江边玩时发现的,他特别喜欢这石头,闹着要抬回来,家里花了四五个工日才抬到家里来的,所以要卖8000元。我当即告诉大爷,两天后我给他2万元买这块石头。就这样,两天后我付完钱拉走了这块奇幻的石头。

  多年后我才得知,我得到这块石头的一年后,傈僳族大爷的孙子也离开了这个世界。然而,孩子找到的这块石头在我的家里继续着“金蟾”多彩的生命。我想,无论石头在哪里,最终在谁的手里,它都会给人们留下“石如人生”的多彩故事。

   一块石头的形成,或许与绿色地球同寿,或许与日月同辉,或许风霜雪雨亿万年,或许地壳运动火融而生,它生命的色彩斑澜都有诸多的或许。

  这不是传说,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金蟾又称三足金蟾,中国神话传说月宫有一只三条腿的蟾蜍,而后人也把月宫叫蟾宫。古人认为金蟾是吉祥之物,可以招财致富。

  我几年前偶得一块奇石,因神形似蟾,面带金黃,故名其“金蟾献瑞”,希望能给发现它、爱它的人带去长远的瑞祥之运。因为发现它的人早已离开人世,更让人心痛的是发现这块奇幻之石者是一个未能享受美好人生的八岁孩子。或许,他去到的另外一个世界里会有更好的幸福与美好,会有他使用不尽的金钱和富足。石如人生,人生如石。

  

  每到雨夜,淅淅沥沥的雨声和蛐蛐儿声中让我想到了明朝夏言的诗作《浣溪沙·庭院沉沉白日斜》庭院沉沉白日斜,绿阴满地又飞花。瞢腾春梦绕天涯。帘幕受风低乳燕,池塘过雨急鸣蛙。酒醒明月照窗纱。俗语说:“得金蟾者必大富传说中金蟾所到之处为金钱集聚之地。

  我讲述的是图片中这块“金蟾”石头的故事,我并没有像传说中的有了金蟾就有了金钱,也未能为病中的孩子送去大笔的金钱,虽然心里一直有深深的遗憾,但我知道自己也力尽所能的做了自己该尽的一份力量。

  我叫“阿木子”,自幼以来父母、亲朋学友都这么称呼。我出生于云南哀牢山下的一个彝族村寨里。1994年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的我,开始了北漂生活。梦想在不同的电视台辗转着,努力着。因为2016年的一次专题报道,我和团队一行来到了丽江傈僳族的一个彝族寨子里。

  采访结束的那天午后,一米阳光从屋檐的缝隙里透进来,打在了我的身上,旁边披一身黑色羊皮挂的老大爷正和他靠在木椅上精神状态不佳的孙子用傈僳族语轻声地说着。久违的场景!我点起了一支烟,一阵熟悉的情景随着烟雾飘散开来。

  70年代,6岁的我和四岁的弟弟在那个供应粮还不能填饱肚子的日子里,喝着外祖父熬的玉米糊,却快乐的一塌糊涂。

  那山不知何时留下缺了鼻子的古老石狮子每天都去骑了又骑,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河、那片被阳光烘烤得滚烫的河滩以及那些粗细不同的柳树枝经过慈祥外祖父的手变成了一件一件巧妙的小玩意儿都是我们最中意的玩具。

  12岁,到了上初中的年龄,我走出了那个养育我的小寨子,离开了陪伴了我6年的外祖父。离开前外祖父穿着满是补丁的彝家汉子粗布衣裤步履蹒跚地牵着我的手再次去了那片河滩。小河里鱼儿一样游动,河沙还是那么地细,用木头做成的小车依然还可以前进。外祖父用大石头做成站台,用形似的石头小车模拟汽车到站的情景告诉我大山外面精彩的世界。那天,只记得外祖父说的最多,一直叨叨至夕阳西下我们才回到寨子里。

  1985年深秋的一天,外祖父因病去世前嘴里还嘟喃着重孙儿怎么没在身旁。当时因上学我却没能陪在老人家身边走完生命最后的一程变成我心里永远抺不去的伤痛。。

  此时此景,看着我身边的那对祖孙俩儿,对外祖父浓浓的思念之情沵散在我身体里,思绪蔓延开来。

  我想念儿时满是翠绿的村庄、想念亲手播种和丰收的喜悦,想念爬上牛背摔下来又骑上牛背的儿时牧童,更怀念那质朴的乡音乡情。

  “你能——买我的石头么?”拿着长长的竹烟斗的傈僳族老大爷声音颤颤巍巍地对着我说。“石头,什么石头?”他弯腰缓缓站起来说,“你来”说着把我带到主房屋一侧,指着一堆包谷草说“这里,在下面”,他边说边拖开包谷草,眼前露出一块不小的石头。我凑近一看,这块石头外形如壮壮的蟾蜍坐在地上,背上在阳光下泛着一层金黄,金黄中有铜绿色相间,也有白、有黑、有金黄、有绿几种色彩相间的七彩画,更有的似油画师在画版上落下的多色笔触。细看背部,整个婉如一张在外太空拍摄的高清绿色星球图片,有飘着的朵朵白云,有黄土高原、有深蓝海洋、更有青青草原。再看侧面,还有一张微微张嘴的嘴巴和一只明显的幽黑眼睛,眼前就是一只活生生的金色多彩蟾蜍。

  “你能买这石头吗?,你买了我家孙子就能有钱治病了”。“怎么,孩子有病?”我问大爷。后来,我听大爷诉说了孙子自从检查出得了白血病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家里实在支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而放弃住院在家待疗,父母都在广州打工挣钱,拿到工钱后就送去医院治疗几天。听到这事后,我问大爷石头要卖多少钱,他告诉我这石头是孙子在金沙江边玩时发现的,他特别喜欢这石头,闹着要抬回来,家里花了四五个工日才抬到家里来的,所以要卖8000元。我当即告诉大爷,两天后我给他2万元买这块石头。就这样,两天后我付完钱拉走了这块奇幻的石头。

  多年后我才得知,我得到这块石头的一年后,傈僳族大爷的孙子也离开了这个世界。然而,孩子找到的这块石头在我的家里继续着“金蟾”多彩的生命。我想,无论石头在哪里,最终在谁的手里,它都会给人们留下“石如人生”的多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