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我们如何去思考财务转型的方向?

时间:2019-08-28 来源:www.dgxunda.com

  未来已来,我们如何去思考财务转型的方向?

  技术变革在数字化经济下的探索从火热的媒体宣传逐步转变为冷静的落地思考,互联网+、5G技术、云计算、财务机器人、区块链等技术已经开始进入财务转型的舞台。在这个背景下,我们会计人员应该思考财务会计职业的未来走向何方?大的宏观环境我们无法左右,企业的实际做法已经成为一种明显的趋势,那么我们每一个财务人员如何在这种大背景下去架构去设计去思考我们财务会计这个职业的未来。

  增量竞争转化为存量竞争

  这几年正在推行的企业混合制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的股权多元化以及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因为随着经济新常态的到来,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由增量竞争转化为存量竞争。

  什么叫增量竞争?如果宏观经济每年增长12%,企业想要获得10%的增长就意味着只要盯增量就可以了。现在的情况是GDP每年只能增长5%-6%,甚至还达不到,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想要获得10%的增长就需要盯着存量。增量的竞争是每一个企业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存量的竞争是每个企业都吃着自己碗里的看着别人碗里的。吃着自己碗里的看着别人碗里的结果就是别人会跟你玩命。这种结果就导致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经营合规化,决策科学化的要求提高,与风险点的增加形成矛盾

  混合所有制,股权多元化,竞争激烈化这些事情必然导致一个结果,就是过去20年大型企业集团的管控工作快速集中的趋势放缓停滞、回调,企业业务管理的重心上收的速度会放慢,我们已经看见在央企的二级子公司审批权限在加大,这种趋势意味着业务管理重心的适度下调,带来了业务一线风险点的增加。

  而另一方面各级管理人员所能够容忍的风险点减少了,这就形成了矛盾。

  我们财务人员在这个矛盾中能够做什么,或能够解决什么?

  财务将由原来的对数据的收集加工分析整理处理转向风险的管控和决策支持。大量的数据加工分析整理在集中的基础上实现了智能化,这种集中共享智能带来的效率提高对我们传统的财务工作方式来说是颠覆性的,所以在这种背景下财务未来的工作变成了风险管控和决策支持。面对这样的转变,我们每一个财务人员的思考是有没有时间做和会不会做。在这样的背景下决策者对财务工作的期望值提高了,已经不仅仅是满足于对数据的加工分析和整理,更多的是风险的管控和决策的支持。

  那么我们财务人员有没有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

  在目前来说,传统的财务工作机械性的复核、机械性的记录、机械性的计算将,被系统所替代,业务数据被传入共享系统中就会被机械性的记录,单据传入共享系统中财务机器人就会自动合帐这就是机械性的复核,而在共享系统中几百家的报表可以短时间内合并这就是机械性的计算,所有这些事情未来将不需要人工来完成,机械性的复合机械性的记录机械性的计算将会在财务共享甚至人工智能的基础上通过集中化甚至致动致动致动致高效率降低劳动占用。

  那么问题来了,

  未来已来,我们如何去思考财务转型的方向?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任何一个主体在思考问题之前都应该遵循的三个前提条件

  1 我们的消费者是谁,我们的客户是谁,我们在给谁做服务

  2 我们的竞争对手是谁?

  3 我们能够生产什么 ?我们能够为消费者提供什么?

  作为我们财务人员,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的消费者是谁?

  我们的消费者是企业或单位的管理者、决策者,我们需要有提供服务的意识,为管理者或决策者服务,我们需要满足他们的需求,在服务和满足需求的过程中实现财务的价值。

  技术进步为财务的转型升级提供了机会

  大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200年前我们的运输效率非常的低,基本上靠人和马,而今天我们的运输效率非常高,那大家想一下运输行业的人有没有失业?

  并没有,因为所有的产业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当技术的进步推动这个产业或者行业效率提高的时候,消费者的需求也会同步的增加,效率提高了五倍而消费者的需求可能提高了八倍。200年前运输效率低的时候,大部分人的活动半径不超过五公里,而今天运输效率高的时候,都挡不住你在京东淘宝下单的热情。

  我们应该看到这样一个现象,随着效率的提高将促进消费者对一个行业的要求的提升。在这种要求的提升下不是这个行业原有的人员失业了,而是这个行业原有的人员要沿着产业链条向上升级去满足消费者更高的需求。就比如服装行业最早在纺纱在织布,而今天这个行业纺纱织布已经由机器完成,这个行业主要的人在做设计在做销售。同样的道理我们会计行业随着核算的集中、收集数据的自动化、会计处理的智能化,我们将有很多人从机械性重复劳动中解脱出来,我们要去满足这个行业的消费者的更高需求,而这个行业的消费者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是管理者和决策者。

  而管理者和决策者更高的需求是什么?

  是风险管控和决策支持。我们财务人员应该很清楚的意识到,我们从来都不是和机器竞争,我们从来都是在和人竞争。

  就像有一个寓言故事,有个人和他的朋友去森林里玩,碰见一头熊,这个人如何能够逃命不被熊吃?在这里我们不考虑道义上的问题,这个人不需要跑的比熊快,他只要跑得比他的朋友快就可以了。技术就是那头熊,人说到底都不是在和技术竞争,而是在和人竞争,技术仅仅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竞争的方式,而肯定不会改变人的竞争对象。

  未来已来,我们如何去思考财务转型的方向?

  我们从时间轴和空间轴来考虑这个问题,全中国技术最进步的地区在长三角和珠三角,这些地方就不需要就业岗位了吗?恰恰相反,我们可以看到劳动人口流动的方式,是从技术落后的地区向长三角和珠三角转移。

  过去的20年,显然财务的技术越来越提高,但是我们的工作却越来越忙,这就意味着随着技术的进步出现了劳动力人口的聚集,以及劳动强度的增加。所以没有证据表明技术进步会带来失业,但是并不表示没有结构性失业。

  比如说汽车的发明并没有让运输行业的就业人口下降,但是如果就业人员去执着于拉黄包车的速度,那他就把自己给淘汰了。同样道理电算信息化并没有让财务行业的总人数下降,但是在电算化普及了以后,如果你还执着于打算盘的速度,那也是把自己淘汰了的节奏。

  而今天财务共享、财务智能也不见得就会降低总的财务岗位的人数,但是这个时代到来,那些人执着于重复性劳动的就业人员注定将被淘汰。系统解放了人的机械性重复劳动以后,财务人员需要从事更高附加值的工作也就是完成转型升级。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我们任何人都对抗不了时代,必须跟上时代的步伐。

  那么我们财务人员从低端的重复性劳动里面解放出来以后要去做什么?

  去做风险管控和决策支持,这就是财务转型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