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同人:泽芜君自闭 魏无羡约架江澄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dgxunda.com

  文/泡泡国漫漫研社 九?落叶

  原标题:魔道祖师之缘起,回首澄心(二十六)

  

  云深不知处

  “什么?!泽芜君又闭关了?!”魏无羡撸兔子的手一怔,满脸不可置信,这才刚出关,怎么又闭关了?难道是追求我师妹失败了?魏无羡疑惑地想着。

  

  蓝思追和蓝景仪看着拦他们去路的魏无羡,蓝思追手里提着食盒,显然是刚从寒室出来,蓝景仪道:“几天前泽芜君回来后,就关在寒室不出,连送去的早膳午膳晚膳一口都没动。”

  自从蓝曦臣从云梦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寒室一概不见人,就连送来的膳食一口都没吃过,好在修仙之人尚有辟谷,饿上几顿是没有什么事的。蓝启仁这次出门走亲不在姑苏,蓝家大小一切事务都落在蓝忘机一人身上。

  魏无羡觉得有必要去跟蓝曦臣好好聊聊,来到寒室门口,非常有礼貌的敲了敲门:“蓝大哥,是我,魏婴。”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魏无羡再次叩了叩门。

  还是没反应。

  无奈只能使出杀手锏,猛敲门:“蓝大哥!不就是追我师妹吗?我帮你想办法!蓝大哥!你可不能闭关!如果你闭关了我师妹可成了别人的了!!!”

  “砰”的一声,房门猛被打开,魏无羡吓了一跳,拍着心脏。蓝曦臣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微沉,洁白无瑕的宗主服有些松垮垮的,平日整洁的发丝有些凌乱,系在头上的的抹额有些歪了,该怎么说呢,没了往日的雅正端庄。

  

  看着蓝曦臣,魏无羡咧嘴一笑:“蓝大哥。”

  见是魏无羡,蓝曦臣稍微整理下仪态,温声道:“是无羡啊,进来吧。”侧身让魏无羡进去,魏无羡走了进去一看,不禁睁大了眼睛,满脸吃惊,像是被吓到了。

  实在不能怪魏无羡惊讶,而是蓝曦臣的寒室,满地的卷轴,有些卷轴还是辅张着,上面还有一抹紫色,魏无羡觉得有点眼熟,随手拿起一卷轴。

  卷轴上面画着一个人,身穿着紫色箭袖长袍,细眉杏眼,一双杏眼充满凌厉,炯炯有神,左手持一把紫色的剑,右手食指的紫戒灵力四溢,长长的头发全盘挽起塞在发冠中。这是江澄的丹青画。

  魏无羡又拿起一副,画的还是江澄,可以说,散在地上的画轴,画的都是江澄的丹青,年少的;射箭比艺的;射日之征他欲血奋勇的模样;成为宗主时的模样;他夜猎时的模样...总之,关于江澄的一切,都被蓝曦臣画下来。

  

  魏无羡看着蓝曦臣,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刺到他的眼,看去,原来是蓝曦臣桌案上摆放着一副画,墨迹未干,画的上方摆放着一颗银铃,铃身刻有熟悉的九瓣莲,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澄”字。

  江澄的清心铃!

  云梦

  “哦,他闭关了跟我有何关系。”面对魏无羡的质问,江澄一脸冷漠。

  自从知道蓝曦臣闭关那几日是一直在作江澄丹青时,魏无羡意识到蓝曦臣是有多痴情,下定决心一定要般蓝曦臣追到江澄那个死傲娇。但看到江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魏无羡非常气急。“跟你没关系?江澄,你之前跟他说了什么?他为了你闭关你心里一点都不愧疚吗?”

  “那他之前还为了金光瑶闭关你怎么不去问他愧不愧疚?”

  “……”

  “蓝大哥那么喜欢你,我就不信你心里对他没有一丝感情!”

  江澄头也不抬,回道:“他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他?”

  “……”

  连续被噎了两次的魏无羡表示非常想揍眼前这个人,但是他不能。好说歹说行不通,软的不行来硬的,上前抽走江澄手中的公文,撒泼打滚道:“不行,你跟我回姑苏跟蓝大哥说清楚!”

  江澄脸色黑了下来。“我说什么说?!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断袖!”

  “你把清心铃送出去了还说不是?!”

  “……”

  哦,怪不得上次回来到处找不到他的清心铃,敢情是被蓝涣拿走了!

  看着撒泼打滚没个像样的魏无羡,江澄眉间抽了抽,“起来!像什么样子!”

  “我不!你跟我去姑苏找蓝大哥把话说清楚!”?

  

  “不去。”重新拿起公文批阅起来,但这魏无羡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似的,又抽走他公文,江澄隐忍怒火,心道不跟他一般见识,又拿起公文看了起来,魏无羡又抽走。

  江澄怒了,拍案站起怒吼道:“魏无羡,你是不是想死?!”

  “就算你打死我,你也得跟我去姑苏!”

  “你到底是江家人还是蓝家人?!”

  “我生是江家的人,死是蓝家的鬼。”

  “……”

  江澄怒极反笑,指着魏无羡半响也说不出一个字,指着窗外一片开满莲花的莲池道:“魏无羡我告诉你,我江晚吟就算从这里跳出去,死在湖里,也不会喜欢蓝家人,更不会喜欢蓝涣!”

  随后拿起公文批阅起来,然而这魏无羡还真跟他扛起来了,又抽走他公文。江澄怒了:“魏无羡,你是不是找抽?!”

  魏无羡:“怎么?想打架?!”

  江澄:“来啊!谁怕谁啊!”

  魏无羡:“走,可别说我欺负你!”

  江澄:“呵,你以为我怕你啊!”

  两人骂骂咧咧互相拌着嘴往莲花坞校场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超长连载中...

  注: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致删

  完

  

  泡泡国漫漫研社

  Fba2b449 ac48 4fcc 87ee 4a2806aa22b0

  字数 1800

  文/泡泡国漫漫研社 九?落叶

  原标题:魔道祖师之缘起,回首澄心(二十六)

  

  云深不知处

  “什么?!泽芜君又闭关了?!”魏无羡撸兔子的手一怔,满脸不可置信,这才刚出关,怎么又闭关了?难道是追求我师妹失败了?魏无羡疑惑地想着。

  

  蓝思追和蓝景仪看着拦他们去路的魏无羡,蓝思追手里提着食盒,显然是刚从寒室出来,蓝景仪道:“几天前泽芜君回来后,就关在寒室不出,连送去的早膳午膳晚膳一口都没动。”

  自从蓝曦臣从云梦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寒室一概不见人,就连送来的膳食一口都没吃过,好在修仙之人尚有辟谷,饿上几顿是没有什么事的。蓝启仁这次出门走亲不在姑苏,蓝家大小一切事务都落在蓝忘机一人身上。

  魏无羡觉得有必要去跟蓝曦臣好好聊聊,来到寒室门口,非常有礼貌的敲了敲门:“蓝大哥,是我,魏婴。”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魏无羡再次叩了叩门。

  还是没反应。

  无奈只能使出杀手锏,猛敲门:“蓝大哥!不就是追我师妹吗?我帮你想办法!蓝大哥!你可不能闭关!如果你闭关了我师妹可成了别人的了!!!”

  “砰”的一声,房门猛被打开,魏无羡吓了一跳,拍着心脏。蓝曦臣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微沉,洁白无瑕的宗主服有些松垮垮的,平日整洁的发丝有些凌乱,系在头上的的抹额有些歪了,该怎么说呢,没了往日的雅正端庄。

  

  看着蓝曦臣,魏无羡咧嘴一笑:“蓝大哥。”

  见是魏无羡,蓝曦臣稍微整理下仪态,温声道:“是无羡啊,进来吧。”侧身让魏无羡进去,魏无羡走了进去一看,不禁睁大了眼睛,满脸吃惊,像是被吓到了。

  实在不能怪魏无羡惊讶,而是蓝曦臣的寒室,满地的卷轴,有些卷轴还是辅张着,上面还有一抹紫色,魏无羡觉得有点眼熟,随手拿起一卷轴。

  卷轴上面画着一个人,身穿着紫色箭袖长袍,细眉杏眼,一双杏眼充满凌厉,炯炯有神,左手持一把紫色的剑,右手食指的紫戒灵力四溢,长长的头发全盘挽起塞在发冠中。这是江澄的丹青画。

  魏无羡又拿起一副,画的还是江澄,可以说,散在地上的画轴,画的都是江澄的丹青,年少的;射箭比艺的;射日之征他欲血奋勇的模样;成为宗主时的模样;他夜猎时的模样...总之,关于江澄的一切,都被蓝曦臣画下来。

  

  魏无羡看着蓝曦臣,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刺到他的眼,看去,原来是蓝曦臣桌案上摆放着一副画,墨迹未干,画的上方摆放着一颗银铃,铃身刻有熟悉的九瓣莲,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澄”字。

  江澄的清心铃!

  云梦

  “哦,他闭关了跟我有何关系。”面对魏无羡的质问,江澄一脸冷漠。

  自从知道蓝曦臣闭关那几日是一直在作江澄丹青时,魏无羡意识到蓝曦臣是有多痴情,下定决心一定要般蓝曦臣追到江澄那个死傲娇。但看到江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魏无羡非常气急。“跟你没关系?江澄,你之前跟他说了什么?他为了你闭关你心里一点都不愧疚吗?”

  “那他之前还为了金光瑶闭关你怎么不去问他愧不愧疚?”

  “……”

  “蓝大哥那么喜欢你,我就不信你心里对他没有一丝感情!”

  江澄头也不抬,回道:“他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他?”

  “……”

  连续被噎了两次的魏无羡表示非常想揍眼前这个人,但是他不能。好说歹说行不通,软的不行来硬的,上前抽走江澄手中的公文,撒泼打滚道:“不行,你跟我回姑苏跟蓝大哥说清楚!”

  江澄脸色黑了下来。“我说什么说?!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断袖!”

  “你把清心铃送出去了还说不是?!”

  “……”

  哦,怪不得上次回来到处找不到他的清心铃,敢情是被蓝涣拿走了!

  看着撒泼打滚没个像样的魏无羡,江澄眉间抽了抽,“起来!像什么样子!”

  “我不!你跟我去姑苏找蓝大哥把话说清楚!”?

  

  “不去。”重新拿起公文批阅起来,但这魏无羡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似的,又抽走他公文,江澄隐忍怒火,心道不跟他一般见识,又拿起公文看了起来,魏无羡又抽走。

  江澄怒了,拍案站起怒吼道:“魏无羡,你是不是想死?!”

  “就算你打死我,你也得跟我去姑苏!”

  “你到底是江家人还是蓝家人?!”

  “我生是江家的人,死是蓝家的鬼。”

  “……”

  江澄怒极反笑,指着魏无羡半响也说不出一个字,指着窗外一片开满莲花的莲池道:“魏无羡我告诉你,我江晚吟就算从这里跳出去,死在湖里,也不会喜欢蓝家人,更不会喜欢蓝涣!”

  随后拿起公文批阅起来,然而这魏无羡还真跟他扛起来了,又抽走他公文。江澄怒了:“魏无羡,你是不是找抽?!”

  魏无羡:“怎么?想打架?!”

  江澄:“来啊!谁怕谁啊!”

  魏无羡:“走,可别说我欺负你!”

  江澄:“呵,你以为我怕你啊!”

  两人骂骂咧咧互相拌着嘴往莲花坞校场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超长连载中...

  注: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致删

  完

  文/泡泡国漫漫研社 九?落叶

  原标题:魔道祖师之缘起,回首澄心(二十六)

  

  云深不知处

  “什么?!泽芜君又闭关了?!”魏无羡撸兔子的手一怔,满脸不可置信,这才刚出关,怎么又闭关了?难道是追求我师妹失败了?魏无羡疑惑地想着。

  

  蓝思追和蓝景仪看着拦他们去路的魏无羡,蓝思追手里提着食盒,显然是刚从寒室出来,蓝景仪道:“几天前泽芜君回来后,就关在寒室不出,连送去的早膳午膳晚膳一口都没动。”

  自从蓝曦臣从云梦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寒室一概不见人,就连送来的膳食一口都没吃过,好在修仙之人尚有辟谷,饿上几顿是没有什么事的。蓝启仁这次出门走亲不在姑苏,蓝家大小一切事务都落在蓝忘机一人身上。

  魏无羡觉得有必要去跟蓝曦臣好好聊聊,来到寒室门口,非常有礼貌的敲了敲门:“蓝大哥,是我,魏婴。”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魏无羡再次叩了叩门。

  还是没反应。

  无奈只能使出杀手锏,猛敲门:“蓝大哥!不就是追我师妹吗?我帮你想办法!蓝大哥!你可不能闭关!如果你闭关了我师妹可成了别人的了!!!”

  “砰”的一声,房门猛被打开,魏无羡吓了一跳,拍着心脏。蓝曦臣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微沉,洁白无瑕的宗主服有些松垮垮的,平日整洁的发丝有些凌乱,系在头上的的抹额有些歪了,该怎么说呢,没了往日的雅正端庄。

  

  看着蓝曦臣,魏无羡咧嘴一笑:“蓝大哥。”

  见是魏无羡,蓝曦臣稍微整理下仪态,温声道:“是无羡啊,进来吧。”侧身让魏无羡进去,魏无羡走了进去一看,不禁睁大了眼睛,满脸吃惊,像是被吓到了。

  实在不能怪魏无羡惊讶,而是蓝曦臣的寒室,满地的卷轴,有些卷轴还是辅张着,上面还有一抹紫色,魏无羡觉得有点眼熟,随手拿起一卷轴。

  卷轴上面画着一个人,身穿着紫色箭袖长袍,细眉杏眼,一双杏眼充满凌厉,炯炯有神,左手持一把紫色的剑,右手食指的紫戒灵力四溢,长长的头发全盘挽起塞在发冠中。这是江澄的丹青画。

  魏无羡又拿起一副,画的还是江澄,可以说,散在地上的画轴,画的都是江澄的丹青,年少的;射箭比艺的;射日之征他欲血奋勇的模样;成为宗主时的模样;他夜猎时的模样...总之,关于江澄的一切,都被蓝曦臣画下来。

  

  魏无羡看着蓝曦臣,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刺到他的眼,看去,原来是蓝曦臣桌案上摆放着一副画,墨迹未干,画的上方摆放着一颗银铃,铃身刻有熟悉的九瓣莲,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澄”字。

  江澄的清心铃!

  云梦

  “哦,他闭关了跟我有何关系。”面对魏无羡的质问,江澄一脸冷漠。

  自从知道蓝曦臣闭关那几日是一直在作江澄丹青时,魏无羡意识到蓝曦臣是有多痴情,下定决心一定要般蓝曦臣追到江澄那个死傲娇。但看到江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魏无羡非常气急。“跟你没关系?江澄,你之前跟他说了什么?他为了你闭关你心里一点都不愧疚吗?”

  “那他之前还为了金光瑶闭关你怎么不去问他愧不愧疚?”

  “……”

  “蓝大哥那么喜欢你,我就不信你心里对他没有一丝感情!”

  江澄头也不抬,回道:“他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他?”

  “……”

  连续被噎了两次的魏无羡表示非常想揍眼前这个人,但是他不能。好说歹说行不通,软的不行来硬的,上前抽走江澄手中的公文,撒泼打滚道:“不行,你跟我回姑苏跟蓝大哥说清楚!”

  江澄脸色黑了下来。“我说什么说?!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断袖!”

  “你把清心铃送出去了还说不是?!”

  “……”

  哦,怪不得上次回来到处找不到他的清心铃,敢情是被蓝涣拿走了!

  看着撒泼打滚没个像样的魏无羡,江澄眉间抽了抽,“起来!像什么样子!”

  “我不!你跟我去姑苏找蓝大哥把话说清楚!”?

  

  “不去。”重新拿起公文批阅起来,但这魏无羡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似的,又抽走他公文,江澄隐忍怒火,心道不跟他一般见识,又拿起公文看了起来,魏无羡又抽走。

  江澄怒了,拍案站起怒吼道:“魏无羡,你是不是想死?!”

  “就算你打死我,你也得跟我去姑苏!”

  “你到底是江家人还是蓝家人?!”

  “我生是江家的人,死是蓝家的鬼。”

  “……”

  江澄怒极反笑,指着魏无羡半响也说不出一个字,指着窗外一片开满莲花的莲池道:“魏无羡我告诉你,我江晚吟就算从这里跳出去,死在湖里,也不会喜欢蓝家人,更不会喜欢蓝涣!”

  随后拿起公文批阅起来,然而这魏无羡还真跟他扛起来了,又抽走他公文。江澄怒了:“魏无羡,你是不是找抽?!”

  魏无羡:“怎么?想打架?!”

  江澄:“来啊!谁怕谁啊!”

  魏无羡:“走,可别说我欺负你!”

  江澄:“呵,你以为我怕你啊!”

  两人骂骂咧咧互相拌着嘴往莲花坞校场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超长连载中...

  注: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致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