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马旗戟:消费,是“意见”更是行动和能力

时间:2019-09-08 来源:www.dgxunda.com

  盘古智库昨天我要分享

  

  本文大概1600字,读完约4分钟

  

  “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市场人士热议纷纷,我也说两句吧。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员马旗戟,文章转载自“马语微言”公众号。”

  

  这个《意见》出台的背景和目的很明确,国际形势外加内部经济不振,在外贸的经济增长贡献下降和投资边际效益日益递减的大势下,唯有“三驾马车”中的消费能起到也正在起到最大的和更大的作用,毕竟,消费是经济和生产的最终和最高目的,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不依靠消费却保持经济持续与健康成长的。

  因此上,这份《意见》的直接指向很明确:鼓励通过创新来促进国民消费,以政策、金融、税收、基建投资、互联网、质量、监管等等各种手段、措施来确保消费的提振。换言之,只要是有利于消费的事情,都受到鼓励。

  此次,《意见》的消费促进,不仅仅局限在某些领域,如家电下乡或农产品流通或信息消费,而是全面、全域、全时的,从城镇到乡村,从生活休闲到技能发展,从时尚到绿色,从交通到餐厅,从白天到夜间,从日常到文旅体育,从小额消费到贷款消费,从快递物流到质保,从社区便利到信用体系,等等,等等,基本上,你可以想得到的(合法)消费都在它的覆盖范围,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国家在倡导和实施一个“国民消费运动”。

  里面有大大小小几个看点:

  对新技术新平台新模式的看重,无论是大数据、互联网还是分享经济,都可以从中寻到苗头——其中特别提到了二手产品与旧货的流通消费,这反映了很多东西;

  对“下沉”与农村市场的看重,实质上,一二线城市的消费潜力尽管还有,但下沉与农村市场才是更大的潜力,不过在经济总体不振,外出打工务工人员收入下降的情形下,农村消费如何挖掘是个难题;

  广义上的文化旅游体育成为消费领域支柱性的市场,它尽管在供给质量上还有待提升,但总的供给还算是丰富的,而且文旅体消费的生产增加既可以提升中国整体的创意创造水平,又属于带动型消费(如交通、住宿、餐饮等),同时还绿色环保,属于可持续消费经济。

  特别地,《意见》还对汽车消费和信息消费有所关注,前者属于当下最为困难的行业之一,后者则是未来生产与生活消费的核心,但信息消费本质上是内容消费而非产品购置,相关政策问题不妥善解决,还是有阻碍的。

  围绕目标,《意见》也给出了不少的措施,如金融、税务上的,如鼓励基础建设改造的,如质量权益保障的,如营商环境和公共服务的,对监管治理政策上的,换言之,在涉及到整个消费领域、市场和主体方面的,都提出了利好。但,关键看各行业各地具体的实施落实。

  

  从理论上讲,《意见》对几乎所有与民用消费领域相关的行业、企业和服务机构都是利好的,当然,流通零售企业及平台是第一受益者,文化服务机构也同样受益——受益是多方面的,这里不一一展开了。不过,我们还是要明白和想到一点:鼓励和倡导消费是一码事情,而是否和如何“引燃”消费是另一码事情,在当下消费者信心不足,企业成本高企的局面下,用什么具体手段和措施“引燃”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我相对熟悉的广告营销企业来讲,《意见》是好消息,市场流通与商业消费活跃,则新品涌现和竞品激烈,广告主/品牌主既可以扩大销售,也有更多需求和更多预算给到广告营销公司。不过,这个价值与需求传递过程并没有那么快,即便不考虑其他宏观与中观的因素,估计最快也要到明年初——不过,针对《意见》中提及的部分新业态新模式新消费,广告营销公司应当保持足够敏感性,提前做好知识储备。举个例子来说,地方特色农产品品牌的打造、建设与推广和运营,中国有足够经验和能力的大型广告营销公司,不超过三个脚指头。

  至于说到与消费不直接相关的企业如何配合地方政府和行业部门可以做点什么来获得红利,这个问题太大也太散,无法一一作答。

  

  总结一句话:消费是生产的目的,消费也是劳动价值转化和再生产的基础,更是社会繁荣与文化的体现,但相比生产,消费更受制于收入分配与社会规制、意识形态与文化传统,只有将消费不看成是消耗,将狭义消费认识提升到更高的国民之于经济共享共建,才能真正做好消费这个事情。

  相关阅读

  收藏举报投诉

  

  本文大概1600字,读完约4分钟

  

  “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市场人士热议纷纷,我也说两句吧。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员马旗戟,文章转载自“马语微言”公众号。”

  

  这个《意见》出台的背景和目的很明确,国际形势外加内部经济不振,在外贸的经济增长贡献下降和投资边际效益日益递减的大势下,唯有“三驾马车”中的消费能起到也正在起到最大的和更大的作用,毕竟,消费是经济和生产的最终和最高目的,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不依靠消费却保持经济持续与健康成长的。

  因此上,这份《意见》的直接指向很明确:鼓励通过创新来促进国民消费,以政策、金融、税收、基建投资、互联网、质量、监管等等各种手段、措施来确保消费的提振。换言之,只要是有利于消费的事情,都受到鼓励。

  此次,《意见》的消费促进,不仅仅局限在某些领域,如家电下乡或农产品流通或信息消费,而是全面、全域、全时的,从城镇到乡村,从生活休闲到技能发展,从时尚到绿色,从交通到餐厅,从白天到夜间,从日常到文旅体育,从小额消费到贷款消费,从快递物流到质保,从社区便利到信用体系,等等,等等,基本上,你可以想得到的(合法)消费都在它的覆盖范围,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国家在倡导和实施一个“国民消费运动”。

  里面有大大小小几个看点:

  对新技术新平台新模式的看重,无论是大数据、互联网还是分享经济,都可以从中寻到苗头——其中特别提到了二手产品与旧货的流通消费,这反映了很多东西;

  对“下沉”与农村市场的看重,实质上,一二线城市的消费潜力尽管还有,但下沉与农村市场才是更大的潜力,不过在经济总体不振,外出打工务工人员收入下降的情形下,农村消费如何挖掘是个难题;

  广义上的文化旅游体育成为消费领域支柱性的市场,它尽管在供给质量上还有待提升,但总的供给还算是丰富的,而且文旅体消费的生产增加既可以提升中国整体的创意创造水平,又属于带动型消费(如交通、住宿、餐饮等),同时还绿色环保,属于可持续消费经济。

  特别地,《意见》还对汽车消费和信息消费有所关注,前者属于当下最为困难的行业之一,后者则是未来生产与生活消费的核心,但信息消费本质上是内容消费而非产品购置,相关政策问题不妥善解决,还是有阻碍的。

  围绕目标,《意见》也给出了不少的措施,如金融、税务上的,如鼓励基础建设改造的,如质量权益保障的,如营商环境和公共服务的,对监管治理政策上的,换言之,在涉及到整个消费领域、市场和主体方面的,都提出了利好。但,关键看各行业各地具体的实施落实。

  

  从理论上讲,《意见》对几乎所有与民用消费领域相关的行业、企业和服务机构都是利好的,当然,流通零售企业及平台是第一受益者,文化服务机构也同样受益——受益是多方面的,这里不一一展开了。不过,我们还是要明白和想到一点:鼓励和倡导消费是一码事情,而是否和如何“引燃”消费是另一码事情,在当下消费者信心不足,企业成本高企的局面下,用什么具体手段和措施“引燃”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我相对熟悉的广告营销企业来讲,《意见》是好消息,市场流通与商业消费活跃,则新品涌现和竞品激烈,广告主/品牌主既可以扩大销售,也有更多需求和更多预算给到广告营销公司。不过,这个价值与需求传递过程并没有那么快,即便不考虑其他宏观与中观的因素,估计最快也要到明年初——不过,针对《意见》中提及的部分新业态新模式新消费,广告营销公司应当保持足够敏感性,提前做好知识储备。举个例子来说,地方特色农产品品牌的打造、建设与推广和运营,中国有足够经验和能力的大型广告营销公司,不超过三个脚指头。

  至于说到与消费不直接相关的企业如何配合地方政府和行业部门可以做点什么来获得红利,这个问题太大也太散,无法一一作答。

  

  总结一句话:消费是生产的目的,消费也是劳动价值转化和再生产的基础,更是社会繁荣与文化的体现,但相比生产,消费更受制于收入分配与社会规制、意识形态与文化传统,只有将消费不看成是消耗,将狭义消费认识提升到更高的国民之于经济共享共建,才能真正做好消费这个事情。

  相关阅读